从院子里走出,走在天机城的街道上,耳旁有阵阵议论。

“听闻,六道门的莫无双,有同代无双之称,同境之内难逢对手;在六道门被给予了极重的厚望。”

“何止,听说六道门的莫无双,还是一位英俊公子,只可惜,六道门来到天机阁这般久也没人见过莫无双的身影!”

谈话的功夫,有人注意到了街道上的秦川,流川。

不少人目中露出了奇异之色。

原因无他,流川几乎是知天音的名片了,谁人都知,知天音对流川极其的看重;眼见着知天音陪着一个年轻青年走来,一个个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该不会,就是他吧?”

些许人指了指秦川,小声问道。

“呃……!”

没人敢确定,主要是流川就在秦川的身旁,给人们一股极大的错觉。

秦川感受诸多怪异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也露出了古怪之色,嘀咕了一声:“都知道了?”

自己貌似就在知天音院子前大声嚷嚷了一句,总没道理几个呼吸内就传遍了全城吧。

“阁下是,莫无双?”

有人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顿时,秦川嘴角微微抽搐,敢情被人误会了;不过也笑眯眯道:“你看着我像他吗?”

“像吧……呃,你不是啊!”

秦川笑了笑,道:“我自然不是!”

诸多人又好奇的看向了流川,想从他口中知道眼前这少年是谁,竟然值得他亲自相送。

流川笑了笑,道:“他虽然不是莫无双,但莫无双还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更强?”

许多人立即用质疑的目光看了过去,莫无双是谁,星空中可是早有大名,不过是近些年来沉淀了下去,没怎么露面罢了。

现在,竟然有人直言比莫无双更强,让他们颇为好奇。

流川也没解释,继续向前走去。

有人盯着秦川的背影,思索道:“这个人的背影怎么感觉有一点熟悉?”

“若是有人比莫无双强,怕只有那么零星点滴一两人……!”

忽然,一个名字涌向了他们的心头。

“秦川!”

随即,一个个骇然的望了过去。

“秦川,无名道长的小弟子,掌控百丈山峰,驾驭万道,横渡星空亿万里逼杀赵天宇,将这位星空前百的大天尊,逼迫死与无银星空内!”

若真是秦川,那么……还真有资格这般说。

并且,曾经还有人传出过耀眼,秦川……击败过莫无双;不过,没人能证实,毕竟无录像传出,只是三两人之口,无法为证。

短暂的思索后,又有人疑惑道:“秦川,他来天机阁做什么?并且还是流川相伴,看着样子好似还是从知天音闺房内走出。”

些许人自语道:“听闻,秦川与知天音交情不浅!还曾经一并进入过秦皇洞府,与谢宁子三人连伴!”

“那他,该不会是来搅局的吧!”有人大胆猜测。

……

身后的议论,一声接着一声。

让秦川的脚步也微微停留,沉吟良久,他忽然看向了流川,道:“不去了!”

“嗯?”

“我决定,现在不去了!”秦川认真道。

“怎么了?”

“现在去六道门没什么用,既然六道门专门来恶心我,那我也恶心他!”秦川沉吟良久,忽然道。

“怎么恶心,你也在他求婚之日求婚?”流川笑眯眯道。

秦川摸了摸鼻子,道:“你认为我回这样么?”

流川轻笑,刚刚在院子里的谈话他自然也听到了,笑着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想怎么恶心他,但,我给你个建议,最好不要这样做!”

“求婚之日,到时候,就不是你们的事,而是事关六道门,还有天机阁的颜面!在那种情况下,你去打断,或者用什么方法导致过程失败,结果你承受不了!”

“天机阁会怎样做我不清楚;六道门绝对会下死手;哪怕是打死了你,他们卷缩在星空巨头下,你师父也拿他们没办法!”

秦川眯起了眼,随后轻轻颔,表示知道。

“还去么?”流川笑问。

现在去,若是让六道门打消了这个念头,自然是平缓的度过,什么事都不会有;他也希望看到这一幕,至少他想小姐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就在求婚之日!”

秦川笃定。

六道门都上来提亲了,专门恶心他;今天是知天音,明天都可能是谢宁子;再过几天,甚至敢上百丈山峰来恶心。

既然如此,那秦川也恶心他们。

流川眯起了眼,虽然不知道秦川是怎么想的,不过秦川执意如此,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希望,到时候秦川能和平收尾,全身而退。

……

天机阁,六道门内。

一袭劲装的白依依俏脸上带着冷峻之色,道:“秦川来天机阁了?”

“嗯!”

“那去知天音哪里了吗?”

“也去了,不过,看他样子起初是准备来我六道门挑事,但是走了一半的路程,有给回去了,具体是怎么想的我们也不知道!”

白依依挥挥手,让这探子下去。

她看向了身旁的青年,问道:“你说秦川是什么打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莫无双倒是平静,他修长的玉手抚摸在长琴之上,轻轻拔动琴弦,带起阵阵潺潺之音,如小河流水一样,让人心境。

只是,他的眼眸却始终的不平静。

圣云城的一幕幕也总在瞳孔内闪烁,那是他平生唯一一次战败,甚至当时还有人直言,他莫无双是不是徒有虚名?

这宛若一根刺,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心口上。

对知天音他确实不在乎,甚至相比于知天音他更在乎秦川,更想与秦川试探一下,较量一下,将圣云城的耻辱尽数奉还。

很可惜,今天秦川没来。

琴音渐渐出现了一些躁动,可以预见他的心情也并非是这般的平静。

“休书一封,转告给秦川!”

“写什么?”白依依看了过去。

“就写……战书!”

“三天内,他秦川敢来与我一战,无论是胜负我都成全他,知天音还是他的!求婚也成过往!三天后,若不来,那休怪我莫无双无情!”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