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道古城。

秦川与师兄二人刚刚降下,便听到了一阵阵议论。

“你们听说了么,今天,张家主狂傲无比,连无名道长的面子都不给,据说是当中羞辱了他的小弟子?”路人甲兴致勃勃道。

“有这回事?”

“可不么,我给你说全部的过程与细节;从无名道长新收的这个小徒弟开始说。”路人甲顿时说的起兴,宛若自己就在身旁眼睁睁的看着一样,叙说的活灵活现,无比的逼真,让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惊叹当中。

苏夜,秦川自然也听到看到了。

渐渐,路人甲惋惜感慨道:“大天尊,还是大天尊啊。”

有人摸了摸下巴,疑惑道:“不应该啊,大天尊怎么可能去挑衅星空巨头?”

路人甲嗤鼻道:“你忘记了,星空中永远不缺乏妖孽,尤其是那些可以越境一战的妖孽!大能境有,圣人境有,天尊境有;大天尊境凭什么不能有了?”

“张家主乃是星空供认的前百,实力根本毋庸置疑;偶尔越境一下,也没什么!”

“哼!”

一道冷哼,落入了客栈之内,让人们感受了无尽的寒气;他们扭头当看到秦川二人时,尤其是路人甲更是一个踉跄,直接从座椅上吓趴了。

秦川他没见过,苏夜还能没见过?

苏夜冷漠的扫了一眼他,却也没有理会。

正所谓,人言可畏。

整座城池,乃至整片星空都在热议这一件事,但凭借他二人是赌不了天下之口。

秦川只是紧了紧拳,却什么都没说。

师傅的脸,他给丢了。

在无形中丢的,想找都找不回。

一路走去,二人到那哪里便是安静的,没有人吭声,只是等二人走远之后,立即又陷入了无边的轰鸣,议论,更加的沸腾。

“好像……是真的!”

“你看那二人都沉这脸,一声不吭!”

“可不,本来还不怎么信,现在觉得好像就是如此!”

这些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同时,也有好奇之人,想去问一下当事人。

大天尊门,一个个都懂得明哲保身,他们知道这事情已经大条了;至少,不是他们能参合的了,现在,无论是张家主,还是无名道长心底都应该憋着一团火。

张家主这是莫名的被人捧上了天,这能有个屁的好结果。

至少,无名一脉是得罪死了。

无名道长被人如此污蔑,谁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心底有火,万一发怒起来,谁能承受的起;星空巨头,终究是星空巨头。

那些亲眼旁观的大天尊,哪里还有人敢热议。

就连亲朋好友的询问,他们都选择了闭口不言,只是若有若无的警告:星空巨头不可轻议。

在这股沉默的气氛下,宛若是默认了此事;一时间,热议更是轰鸣;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两个白痴站了出来。

蓝仙。

紫星。

两个猪一样的二货,眼见这事情闹的这般大,还偏偏出来炫耀,自得其乐,一副亲眼旁观了所有的事,吹嘘起来更是不断。

他们二人没有见到后续。

不过猜测,十数位大天尊横立长空盯着秦川,单凭秦川师兄一人完全解救不了,更是将自己的臆想,说了出去。

明智的人,自然不信两个蠢货的话。

偏偏,有一些人闲来无事,拿出去开始重复,宛若当真见到了一样。

至于张家被杀的大天尊老仆,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说过,宛若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毒尊府。

两人让人通报,来开门迎接的是谢宁子,她一双水灵灵的眼眸满是惊喜与诧异,她没想到秦川的来历竟然是如此的大。

星空巨头的弟子。

一双清纯的眼眸落在秦川身上,一眨一眨的在好奇打量。

“怎么,不让我们进去啊?”苏夜看着眼前的少女,笑着调侃道。

谢宁子也是俏脸一红,知道自己打量秦川太久了,连道:“哪有,快请,快请!”连忙侧身,并也好奇的看了苏夜两眼。

她对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

苏家的妖孽。

“好看么?”苏夜冲着她微微一笑,道。

不得不说,在颜值上苏夜还是相当的不错,肤色白皙细腻,一双丹凤眼,尤其是笑起来,阳光中带着魅惑,能让人的灵魂都给勾走。

“唔!”谢宁子小脸微红,连忙侧到秦川的一旁,小声道:“我师傅在等你!”

“嗯,我师兄怎样了!”秦川也道。

“他很好,已经苏醒了;身体也在慢慢的恢复中!”谢宁子也笑着开口,心情格外的不错。

“那就好!”秦川点头。

路上,又陷入了短暂的安宁中。

“对不起!”谢宁子忽然小声道。

“嗯?”秦川诧异的看了一眼。

“对不起!”谢宁子又重复了一遍。

“怎么?”

“我不该在那个时间抛弃你的,不过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心上真是过意不去!”谢宁子清纯的脸颊上,满是歉意。

她很认真。

秦川冲着她笑了笑,道:“没必要,你那时间也是情非得已,是被你师傅强行带走的!”

“嗯!”

谢宁子点点头,心灵上倒是稍稍放松了一下。

路上稍稍有一些沉默,好在距离不算远,加上秦川想见师兄,走的很快,几乎没都就便来到了师兄恢复的院子前。

推开门。

有一粗衣长衫的青年,正盘坐在亭台上,他闭着眼周身环绕这一股剑意,宛若一阵温柔的小风,又好似一条灵活的小蛇,更似飘动在空间的气流。

秦川在门前安静的站着,脸上也挂着喜悦的笑容。

直至,师兄睁开眼后秦川方才欣喜的步入走进,笑着道:“师兄!”

剑尘也将眼眸落在了秦川身上,闪过了喜色,还有欣慰,更多的则是满足;轻轻颔首,也缓缓起身,朝着秦川走去。

二人距离还有一步的时候,便停下了。

剑尘上上下下看着秦川,也笑着道:“师弟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需要师兄庇护的人了,现在已经能反过来庇护师兄了!”

秦川从这一番话内听到了一股内敛,还有浓浓的欣慰;却缺少了那股锋芒毕露的气息,宛若是剑折断了,不再展露锋芒。

不由道:“哪有,师弟还指望师兄庇护我一辈子呢!”

剑尘笑了笑,将目光轻轻挪移,看向了苏夜。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