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蓝仙将可怜的目光看向了药尊。

“你先闭嘴!”

药尊淡漠道。

这是他的府邸,有人莫名其妙的跑来挑事,他不信,哪怕是星空巨头的子嗣也不敢这般无礼!蓝仙这一口之言,他不会听取。

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小弟子,道:“你来说!”

老四沉吟了一下,道:“师兄觉得,外面那人已经废了,不值得再花费什么代价去治疗;真要细心治疗,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二师姐,还有三师兄也选择了默认;所以,便将他扫出了院子!”

“不久后,此人就来了!没有多余的话语,就问了一句是谁干的,然后便动手了!”

很间接,却是事情的全有与过程。

药尊听后将目光看向了流川,道:“是这样么?”

流川微皱眉头,这几句话听着好像是事情的全部经过,然而,总有一些怪异说不上来,沉吟中也道:“大致是这般,倒是没错!”

药尊将目光一撇,看向了知天音,道:“你的人,就是这般无礼吗?”

“虽然这件事,我徒弟有错,当受惩罚;然而,这是我的府邸,在我府邸内,一言不和,大大动手!有没有将我放在眼中?”

“这件事,我需要一个交代,否则,我也不用在试道古地混了!”

知天音俏脸也泛着无奈与委屈,本是举手之劳接下一个善缘,哪里料到竟然会这般麻烦,一个处理不好,便要得罪双方之人。

目光看向被秦川踩在脚下的紫星,美眸内闪过了厌恶,真是猪一样的人;正所谓,不堪僧面看佛面;她知天音送来的人,哪怕再废,再不能接受治疗,也是他随便能弃之门外的。

“前辈,想要什么交代!”她不由道。

“道歉!”

药尊冷漠道。

知天音颔首,这并不过分,又道:“要什么道歉!”

“在我府邸之外跪上三日,带着他的朋友,走!”药尊冷漠道。

知天音眸子猛然僵硬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星空巨头的徒弟,在药尊府邸前跪上三日,哪怕秦川同意了,他师傅也不会同意。

不由干笑道:“药尊前辈能否换一个方法?”

“过分吗?”药尊扫了她一眼,淡漠道。

对寻常人来说,这个条件一点也不过分,甚至还算轻饶了;然而,也要看对象,她不由传音,提醒一下:“他的来历,有一些不凡!”

“不凡?”

“有什么不凡的?我药尊在试道古地数百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到过;莫说他来历不凡,哪怕是天机阁阁主的私生子,也要留下一个交代!”药尊直接道。

秦川将眸子看向了药尊,冷漠道:“药尊是么?今日之见,让我失望头顶!”

“闭嘴,这里何时轮到你说话了?”药尊冷漠的扫了他一眼,瞳孔内泛着无尽的寒冰,让人如坠入九幽深渊,寒冰刺骨。

“药尊……!”流川也欲说话。

药尊直接冷叱道:“知天音,你带来的人什么时候都这般没教养了?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心里没一点数吗?”

流川脸色有些难堪。

他好歹也是大天尊,却被人如此呵斥,简直就是丢尽了颜面。

秦川冷漠的扫了他一眼,又看向知天音,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再见!”

他朝着门外,要带着师兄前去求医。

试道古地如此浩大,他不信,除了药尊还没人能救的了师兄剑尘。

“站住!”

药尊冷漠开口,一股威压降下;他不仅是药道大天尊,救人性命无数!本身也是一位天尊中的强者,实力不弱,一股威压之下,能禁锢这片虚空。

“想走可以,先道歉!”

秦川将目光冷冷扫想他,道:“道歉,我怕你承受不住!”

“可笑!”

“我师傅承受不住,天下见,还有几人能承受的了?”一旁的蓝仙讥讽嗤笑,看向秦川如看一个傻子;更打定了注意,秦川跪伏三日见,她必要让万人观望。

“你可试试看!”药尊冷漠道。

知天音眼见闹得如此僵硬,不由硬着头皮道:“前辈,你若是能承受,你的这间府邸,怕是也无福消受!”

药尊眼角余光再扫想她时,也泛起了冷意,唇角更有逐客的话语要吐出。

“他师尊是……无名道长!”

猛然间,药尊的话语止在了唇边,无法再吐出;随着,瞳孔都是微微收缩,看向了知天音。

知天音给了一个肯定的神色。

药尊一双眉头紧蹙在了一起。

若是旁人,他还真不怕,他交接的人,不是没有一些星空霸主,星空前十的存在!然而,面对星空巨头,还是差了一些底气。

正如知天音所言。

他能承受的起,接受了跪拜,转身就跑,藏匿在浩撼星空,谁能寻觅他?

然而,他的这座府邸就没这资格了,必然被秦川的师兄师姐们,夷为平地,化作一团废墟。

沉默中,他禁锢秦川的那股气息也在逐渐消散。

秦川自然知道知天音将自己的身份,传音告诉了药尊;眼眸内没有波澜,继续朝着前方走去,药尊不救,他自请他人。

“站住!”

一道冷叱声音响彻。

秦川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条狗的汪汪乱叫,也能让他停顿下来?

蓝仙羞怒交加,气氛不已,大怒道:“我让你站住,你没听到吗!”

“你给我闭嘴!”

药尊冷冷怒叱了她一声。

蓝仙看着师傅那冰冷的眼神,内心莫名的产生了惶恐与惊惧,却还是诺诺道:“可他,还没有道歉!”

药尊冷漠的扫了她一眼,更多的则是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冷声呵斥道:“你若是有能耐,便亲自让他道歉!”

“若无能耐,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闭嘴!”

言罢,一拂袖,从此地离去。

至于剑尘,他仍然不准备医治,堂堂药尊,不仅为大天尊,身份又无比的尊崇,何须像一个小辈低头,哪怕这个小辈来历不凡。

他药尊,又无有求与他,何须畏惧,忌惮?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