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霎时见,此地弥漫了一股犀利的剑气,锐利的宛若要切割一切,这是几人联手凝成的一个剑阵,弥漫成一个五环。

五个人,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将秦川困在中央。

四周乃是一面面剑山,与这剑阵形成共鸣,在若有若无的散发一些剑意,与剑阵进行共振,加持,让这本就恐怖的剑阵,愈发的恐怖起来。

“嗤!”

弥漫的剑阵中,有一缕剑气溢出,当即爆发出惊天的剑气,宛若要湮灭这片苍穹,让四周无数的剑山都为之共鸣与震动。

“好恐怖!”

四周,眺望这一幕的人都露出了些许惊容,并在震撼道:“这影剑宗,果真是名不虚传!”

“还没动,听说,剑阵成型,几人的身形将会彻底的隐匿在虚空当中,与那锐利的剑气所融合,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下一次出现会是在何方!”

围观有人解释,甚至还有人用水晶球将眼前的这一幕给记录下去,妄图转手卖掉,获得一定的财富。

秦川冷漠的将这些看在眼中,剑阵虽然成型,在他眼中仍然是不堪一击!五个天尊中期的人,也妄图凭借一个剑阵将他斩杀?

虽然四周的剑山不断与之共鸣,有剑意汇聚过来,但,仍然不被他放在眼中。

些许人看到秦川始终没动,不由说道:“这个人,也未免太自负了吧!都这样了,剑阵还在不断的增强,他竟然无动于衷!”

“这也未免太过自负了吧!”

影剑宗的五人也将这看在眼中,眼中都噙着冷意,这般嚣张,灭世他影剑宗的人不在少说,很可惜,那些人的坟头草都有十丈高。

下一个,将会是秦川。

“好了吗?”

眼看着几人的身形已经与剑阵要融合在一起时,秦川冷漠的问道。

一下,让无数人觉得窒息,看着秦川觉得他也未免太过刚愎自负,也有人眼眸露出了精忙,道:“若是秦川胜了,这一战,足以扬名!”

要是败了,不言而喻。

“狂妄!”五人中的为首者,大怒道。

秦川一席白色的长袍无风自舞,猎猎作响,满头黑发随风而舞,眼眸绽放了一道金色的光束,身上腾起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

宛若是一尊高傲的神祇,伫立在这片空间。

掌心光芒一闪,有一根暗金色的棍子落在了掌心之上,霎时,无数人的眸子凝望在那棍子之上,以在场人的眼里,自然看出了棍子的不凡。

不过,他们却不清楚这棍子的来源;毕竟,破晓之棍虽然负有盛名,却也黯淡依旧,太长时间没有出世。

“嗡!”

破晓之棍在鸣,在颤动,那是激动;它依旧太久太久没有体悟过这种感觉了,万众瞩目,伴随他的主人,披荆斩棘,一棍破万法。

“好了,我就动手了!”上方,那狂妄的声音还在降下。

只见,那握着暗金之棍的人,抬棍,人们恍惚见看到了一头沉睡的黄金巨头苏醒,昂着头,骄傲的一飞冲天,绽放无尽的光辉。

伴随敲下,宛若神龙摆尾。

“咚!”

沉闷的声音响彻,那暗金之棍,一棍,砸在了下方的大地之上,没有朝着一个人去攻,而是以蛮力击在了场中央。

“咚,咚,咚!”

沉闷的声音响起了一声,两声……一连数十声,那大地顷刻裂开,一条条鸿沟蔓延向四方,五个人的身形,无论是在大地,还是虚空当中,纷纷被震出,无一不是咳血而骇然的望去。

“怎么……可能!”

诸多人都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只有一棍,宛若开天之棍,一棍破万法。

咚的一声,破阵,败强敌。

“乌合之众,也敢与神龙争锋!”秦川冰冷的眼神降下,落在他们的身上,语气带着强烈的骄傲,还有一股浓浓的不屑。

“乌合之众,也敢与神龙争锋?”许多人都在呢喃这一句话,眼睛也是愈发的明亮起来,盯着秦川,忍不住赞叹,此言,大赞。

而他,也配得上这句话。

同时,也在猜测秦川的身份,暗自呢喃:“莫非,他是棍宗之人?”

“咳咳!”

五人中的为首者,大口咳血,目光惊惧的看着秦川,那个人给他的压力,简直堪称惊人,恐怖的一塌糊涂,完全就是无法力敌。

“影无极去了那?”秦川的声音冷漠而无感情。

“你休想知道!”

“三个呼吸之内,若不说出,杀!”

“一!”

“二!”

“三!”

“咚!”

一道沉闷的声音降下,暗金之棍,一棍将他打爆,棍子之上燃着血,让那黄金之棍,璀璨中又带着些许妖艳。目光望向了第二人,“你是说,还是与他一样!”

“影无极,被带回了影剑宗!”

秦川眯眼,闪过了凌厉之色,最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什么时候带走的!”

“大半个时辰前!”

“朝着那个方向?”秦川再问。

“正东方!”

“咚!”

一棍砸下,棍子直接插入他的眉心,将他整个脑袋都给轰爆,斩杀与此地;临死前,那人瞳孔睁的浑圆,似乎是在愤怒自己说出了答案,为什么还要杀自己。

“我没说,不杀你!”秦川声音冰冷,宛若在对他死去的亡魂回应。

剩余三人对视一眼都有惶恐之色,想要逃,不想正面面对这个煞星,他太恐怖了。

“咚!”轮棍横扫,破晓之棍,当真有破万法,晓苍穹之威,三人无一人是一棍之敌,在棍子之下,皆化作了亡魂。

七人,全部阵亡。

对此,秦川内心的戾气方才发泄少许。

这些人,围攻剑尘,斩他脊梁骨,剥夺剑气;已经触怒了秦川的逆鳞,当杀……谁也挡不住。

眸子看向了正东方,带着寒冷之色,没有犹豫,踏步便追了上去;有大尊又何方?他无名一脉还能怕了对方不成?

下方,许多人注视者秦川离去,内心都沉浸在骇然当中。

一人一棍。

完全就是一场屠杀。

“他……是谁?”

现在,这是许多人心底的唯一念头。

影剑宗有一中年豁然睁开了眼眸,他的眼皮直跳,隐约有一股不安缭绕心间,对剑尘动手的人,全死了!除了被带走的影无极。

他眺望试道古地,呢喃道:“莫非,真的是那些自诩正义,打抱不平的蠢货动手了?”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