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姿颇为不错的女子,心底微微震撼的看着这一幕,拂袖见斩杀二人,甚至从头到尾都没还有看二人一眼,宛若捏死两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一时间,她愈发的好奇,眼前的青年是谁?

少顷。

一直停留在剑尘身旁的秦川,徐徐睁开了眼,眸子内也浮现了一抹放松,要是师兄真出了大意外,他会后悔一辈子,还好,性命保住了。

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眼下,他才有时间观看四周。

目光望去前方,可以感受,面前的墙壁之上,还残留了一股惊人的剑意,却是在徐徐的消散;秦川知道,这是那星空巨头遗留的剑气。

随后,他看向了下方。

剑尘身旁有这一枚紫色的朱果。

“我给的!”感受那仍然血红的眸子,容姿不错的女子,语气带着些许结巴,不自由的说了出来。

秦川没有回应,而是看向了一旁。

还有两位旁观者在着,感受秦川的眼眸,灵魂都在悸动,浑身都充斥了一股别扭与不舒服,对视一眼,二人后退离去。

“嗡!”

虚空裂开,有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降落,肤如凝脂,冰骨玉肌,五官精致而绝美,脸上还泛着淡淡的傲人之气,那是从骨骼当中溢出的高傲。

降临后,她也没有废话,直接丢了一个水晶球,道:“这上面有你要看的东西!”

秦川看了一眼此女,他并不熟悉。

“先看一眼再说!”这高冷的女子开口说道,她意念见,让水晶球内的景象浮现,画面是从两者的争斗开始,记录的时候,影剑宗的人已经在对剑尘出手。

在诸多人围攻之下,甚至是布下了阵法,剑尘虽然不弱,然而还不会是他们的对手,被镇压于此,而后更是那影无极亲自动手,撕裂剑尘的后背。

斩断他的脊梁骨,让那刚刚进入体内的一道剑气硬生生的给剥夺而出。

见状,秦川目次欲裂,杀心更是到达了一个鼎沸。

呼吸也有些紊乱,每一次都让周围的虚空都在微微的震颤,不过,秦川却强忍着暴走,将这些稀疏看完,他看到了影无极后面的嚣张姿态。

也看到了,胡渣中年的维护。

更看到了眼前这女子对剑尘的一些所做,还有维护;眼眸也渐渐缓和一些,看向那容姿不错的女子时,问道:“你叫什么?”

“夏柒染!”

“我与师兄欠你一个恩情,日后有需求,尽可来寻握们!”秦川开口,声音带着一股自负与刚毅;似乎是找他办事就一定能解决一样。

这句话一出,夏柒染的内心不仅没有浮现怪异,反而有一股淡淡的喜悦,很莫名,也很奇妙。随后,她就错愕的望着秦川。

他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吗?

不过秦川已经没有再看向他,而是停留在了高傲女子身上,轻声道:“多谢!”

“不用,知天音!”她开口,并自报名字,一双宛若星辰般的眸光也始终停留在秦川的身上,微微眯起,也带着好奇之色。

秦川没有在意这些细节,眼看着师兄的伤势逐渐好转,内心的杀气也渐渐平复下去,不过却不代表了消散,而是潜藏与体内,蕴藏与骨骼当中。

想要散去,必要血液前来洗刷,浇灌。

“能找到影无极他们现在在那吗?”秦川望向了知天音。

从她的名字,还有手中的这些东西,秦川隐约能判断她的身份,自己刚到试道古地,无人相识;而这女子,直接送上情报,想必也是来自天机阁。

“不能!”知天音摇头。

时间还很短暂,有些情报还没立即传来,需要等上一段时间,顿了一下,她美眸落在秦川身上,反说道:“难道现在不是应该先治疗他吗?”

“我觉得也是如此,你的神药不过是稳固了他的身体,不让进行恶化,然而他体内最主要的剑骨,还是没了,需要一些药道大天尊,亲自为他疗伤!”夏柒染也道。

秦川却道:“我想先将那道剑气夺来,其内蕴含了师兄的脊梁骨与精血,若以它为剑尘师兄塑造脊梁,效果怕是更胜一筹!”

知天音轻轻点头。

夏柒染则是一连愕然的看着秦川,想说秦川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吗?

影无极身后可是跟随着大批的人,自身又是影剑宗的人,就连大天尊都在他的一言之下,直接吓退!现在得到了剑气,会轻易的让给别人吗?

不过,她看了一眼知天音,这个女子,竟然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甚至是拿到那柄剑气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让她微微颠覆了一些三观与印象,仔细看着秦川,她在心底想着:“莫非,这个人也是大有来头?”

可想了想,她觉得又是不对。

真要大有来头,身为师兄的剑尘亮出来,谁还敢对他动手?

“去试道古城吧,我在哪里认识一位药道长辈。”知天音沉吟了一声忽然道。

秦川眸光看向了远方的区域,带着些许不甘。

“先将你师兄送到城池,至少他是安全的;随后你要做什么也不用担心再拖着一个累赘了!”知天音声音清脆,冷傲的道。

秦川眉头微蹙,有一抹不悦闪过。

他不认为师兄会是累赘,正如昔日师兄没有嫌弃他弱小一样。

知天音也从这个皱眉中察觉了些许情报,不由岔开话题,道:“随我走吧!”

“好!”

这一次,秦川没有再拒绝。

现在的剑尘确实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有需要一个擅长药道大天尊为剑尘稳固根基,等他取得剑气之后,再为剑尘重新塑造脊梁骨。

至于过程与代价,不在秦川的思考范围之内。

路途不远,秦川却心事重重,他在思索诸多事。

若师兄苏夜在,影剑宗定然翻不起什么风浪;可现在,师兄去了秦皇洞府;其他几位师兄师姐又不熟悉,浩撼星空也连一个相视的大天尊都没有。

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对付影剑宗怕是天方夜谭,完全不现实。

然而,看了一眼剑尘还在昏迷当中,他的眼眸便逐渐凌厉与杀气起来,代价,是什么他不准备去想了;影剑宗,必要付出代价。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