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水深深看了一眼秦川,又撇了一眼四周的强者,在心底只能祈祷,秦川不要太过猖獗,不要太过放肆,至少,也要给些许人一些颜面。

“来吧,拿出你的巅峰,让我看看!”

秦川冲着他道。

帝水脸色警惕,一年多不见,她不知道秦川已经成长到了什么程度,然而有一点他可以确定,自己肯定不是秦川的对手。

冒然动手,将破绽展露在秦川面前,那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事,他站在哪里,如石块一样僵硬不动,眸子也警惕的停留在秦川身上。

“不敢动手吗?”秦川再道。

帝水冷眼盯着他,不做回应。

“真是怂包!”

观战席上,有人呢喃了一声,言语内充斥了鄙夷与不屑;别人一个重伤之躯,自封了一臂,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敢主动攻击,那是该孱弱到什么样才有的行为?

同样,人们也对秦川腾起了一股蔑视。

不敢对红袍青年动手,只会挑战这种孱弱的存在来秀自己的存在感,博取城主女儿的目光与视野。

“你现在若是跪下,忏悔,我或许还会留你一命!”秦川冷漠道,言语内尽是羞辱。

帝水的目光一下冰冷了起来,让他在万众瞩目下跪伏,这只是简单的羞辱吗,眸子直接森然凌厉了起来,看向秦川时也饱含了不善。

望着那仅剩的一条独臂,他冷声道:“你真以为,你无敌了吗?”

他被彻底的激怒了,更在心底想着,我凭什么要这般怕他?他一个重伤之躯,还自负了一条手臂,纵然是真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他身上逐渐浮现一股恐怖的气息,绽放起来,将天尊的境界彻底的释放,一股规则之力也环绕在他的周身,蓄势中,磅礴而大气。

这一幕,让四周些许人看在眼中,暗自点头,道:“还算有些看透!”

要是帝水连上都不敢,那真是让人失望。

“空间之力,绽放!”

帝水身前环绕了一股空间规则之力,这是他领悟的规则,朝着秦川念叨,一个十字斩,且斩过去,要斩灭一且,看上去充满了危机。

“嗤!”

然而,秦川不过是抬手一点,与之触碰。

“铿锵!”

当即,让这十字斩与空中湮灭。

帝水眼眸一下阴沉了下去,这虽然只是试探,却也看出了秦川的强大。

“只有这些吗?”秦川冲着他道,声音充斥这冷意。

“杀!”

帝水勃然再道,眼眸内爆发了一道*的杀念,身上涌动了一股浑厚的气息;然而,这一刻的秦川却一步步的走上了前去,目光看着他如看一个死人。

抬手一掌抽了下去。

这姿态,当真是狂野而霸道。

所有观战的人都感受了一阵窒息。

要知道,在台上的天骄,哪一个都不是弱者,纵然是有些许不敌,也不过是差了一两招之敌罢了!从来没出现过,上去就被人狂扇耳光这一幕。

因为,这不仅仅是在打一个人的脸,还连带了一个大势力的脸。

可秦川,就是这般上去了。

一掌抽了过去。

太神宫的人都脸色冷淡,带着些许怒容道:“此人,太放肆了!”

帝木也是脸色冷淡,道:“要是这一掌没有打中,反倒是被帝水抽了一巴掌,那就比较有意思了!”

不少人顿时露出了些许希冀,虽然有些难,但并非不可能;一个自大,自负,且自封一臂,身受重伤的人,是什么样的事都可能发生。

帝水,满脸怒火的望去,秦川这是什么姿态?

“你找死!”

他怒道。

“啪!”

一道清脆响彻的巴掌,直接甩在了他脸上,打的他一个踉跄,唇角有沾染血液的牙齿脱落,他猛然回头,满脸怒火的盯着秦川。

万众瞩目下,他被人抽了耳光?

“啪!”

又是一个巴掌落下,秦川冷叱他道:“你上来,就只有这点实力吗?”

“你……!”

“啪!”

一记反掌抽了过去,秦川冷声道:“这般实力,是谁给你的资格,让你上台的?”

下方,太神宫的某位大天尊,脸色难堪,帝水是他一手送上去的,秦川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啊……!”帝水要抓狂了。

“**!”

正反齐齐动手,一连在他脸上抽了十三个耳光,打的秦川右掌心都有些发红,而帝水的脸颊更是彻底的红肿起来。

“你……!”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帝水一定将秦川大卸八块了。

“啪!”

还是一掌甩去,将帝水抽的横飞。

他秦川在九州便能虐他,现如今又在修炼圣地苦修了一年有余,要是连他都对付不了,他秦川还修个屁。

一些人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停留在了太神宫的方向,都带着些许玩味。

这帝水的表现,可真是精彩艳艳啊。

太神宫诸多年轻才俊也脸色冷淡,都格外的难堪,看向秦川时,目光也带着强烈的不善,若有可能,他们当真想上擂台,代替帝水一战。

擦拭了一些唇角的血迹,帝水晃了晃摇头,看着秦川都出现了重重虚影,双眼更是闪过了愤怒的火焰,他下定决心,离开了这里,定要让秦川的亲人,全部虐杀。

“砰!”

可在他思绪中,一只硕大的脚掌落下,直接踩在了他的脸上。

“啪!”

将他重重踢倒在地。

下方,太神宫有大天尊开口:“够了,切磋已经有了结果,继续战下去,已经无意义了!”

然而,秦川连看他一眼都没有,脚掌直接踩在帝水的脸上,冷漠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一遗言?”

“我说,这一战,够了!”

太神宫的一位大天尊,瞳孔直接闪烁了冷意,怒道。

“没有遗言么?”秦川抿了抿嘴,继而问道。

“咳,咳咳!”

嘴唇,鼻子,脸都在秦川的脚掌之下,帝水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咳出一点有殷虹的血液,更多的还是一股屈辱感,让他恨不得直接死了。

他知道,在这一役之下,自己是彻底的完了。

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柄,供认娱乐。

眼见者秦川还想逞凶,这大天尊,再怒道:“我说,够了!”

“砰!”

秦川猛然一脚踩下,将帝水的脑袋踩的粉碎,并猛然回头,看向了那位大天尊,问道:“你在说什么?”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