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辰洲大为震动,无数的目光全部凝聚与此,这不同于之前两者都是僵持,唯有少数的余波溢出,眼下是彻彻底底的大战。

恐怖的波动,卷息苍穹,让无数强者纷纷瞩目。

遮天蔽日的黑幕笼罩了一切,恍若是一层朦朦夜幕,让人的神识根本无法探进去。

“暗影阁……半步天尊!”

他们骇然,这些年来,暗影阁一直都很低调,默默潜伏,连圣人绝巅都极少刺杀,一度让人有些忽略这个势力,现如今,半步天尊的亲自动手轰动了整个辰洲。

“破!”剑辰咬着牙关,目光闪过凌厉,手中的剑气开阖,朝着前方劈去,让面前的无垠虚空直接劈开,自身则穿梭而行。

他不战了。

周身又一道道犀利的剑气环绕,围绕自己而转,在逼迫黑袍人,不让他靠的太近。

“扑哧!”

可这些,终究还是于事无补,没有分毫的作用,那匕和黑袍人恍若幽灵一样,不断的闪现而出,朝着那支离破碎的残躯,不断的进攻。

伤痕一道接着一道,骨骼也有少许在不断的割裂。

“啊……!”剑尘大叫,身体更是飞前行,他这一次是真的体悟到了生死危机,命悬一线。

“桀桀,逃?逃的掉吗?”黑袍人阴冷的声音不断回荡在剑尘耳旁,手中的匕也在不断的割出,在那血淋淋的身体上,继而加上一刀又一道。

半步天尊的刺杀,哪怕是同为半步天尊都要谨慎,警惕。

更何谈,是对一个圣人绝巅动手?

剑尘再强,也不过是正面之强;如今,他玩这阴冷的一逃,剑尘能有什么办法?在这之下,只有不断的受伤,受伤,受伤!

“剑决!”剑尘独臂挥剑,一股凌厉的剑气冲着四面八方回荡,可伤半步天尊,甚至是可斩……寻常半步天尊。这是剑尘自创的剑术。

整片夜幕都被一团刺目的剑光所笼罩,所环绕。

凌厉的剑气弥漫了每一寸空间,那黑袍人脸色更是微变,身体在这一刻极倒退,从夜幕当中闪避而出,躲避锋芒。

“破!”

剑尘大喝,身体伴随剑光一冲而出。

剑光如流星一样闪过,撕裂这漆黑的夜幕,从里面逃了出来,看到外面那明亮的光芒,五彩的色泽,眼神闪过了一抹希冀。

“呵呵,还不错啊。”阴冷的声音回荡耳旁,那夜幕再一次笼罩而来,将他覆盖包裹。

仿佛是深渊死死的盯着剑尘,一条漆黑的锁链也将剑尘送缠绕,根本就让他无法逃出。

“杀!”

剑尘红着眼,猛然挥舞手中的剑,朝着四面八方卷息而去。

隆隆!

遥遥有一座城池,在剧烈的颤动,无数人猛然抬头,他们骇然的看着天穹的一道光芒,雪白而亮眼,煌煌刺目,朝着他们卷息而来。

所有人都在那光幕之下呆了,口中惊愕的声音还没有喊出,那剑气……已经来了。

“嗡!”

城池自主有一道阵法浮现,闪烁光芒,将整座城池都给笼罩覆盖,在庇护城池中人。然而……光幕,还没阻挡万分之一刹那,便骤然崩碎。

剑气依旧浩浩荡荡,没有丝毫的感情,一扫而过。

“嗡嗡!”

空中光芒闪烁亮起,一个白老者匆忙的闪避而出,从遥远之地敢来,身上绽放光芒,手中催动神通,形成一面护盾,将这犀利的剑气尽数拦下。

“噗……!”

一口殷虹的血液吐出,一位老者脸色苍白的站在半空,他的身后是那一座百万人口城池,他的胸前,有这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他用自己的微末躯体,挡住了这犀利的一剑。

“滴答!”“滴答!”

血液还在降落,可整个城池都陷入了寂静,无数人呆呆的看着,身上的冷汗不断的沁出,在这股滂沱的剑气下,他们已经吓傻了。

而那老者,也满脸的庆幸,道:“还好……老夫观望这城池无强者守护,否则真要出事!”

再看着那空中,犀利的剑气不断的肆虐,朝着整个辰洲所笼罩,他心底骇然道:“暗影阁的半步天尊,在猎杀剑宗的半步天尊吗?”

不是他怀疑,而是他身为圣人绝巅,连这随意而横渡无数虚空的一剑,接下来都是如此的费力,容不得他不生出异样的猜测。

夜幕中,剑尘感觉身心疲惫,身体上的血液像是要流干,流尽,从身上不断的滴落,灵魂上则是那随时都会死去的紧绷感。

双重夹击下,还有看不到希望的绝望,让身心俱疲。

“好累!”

黑袍人像是能洞穿一切似得,轻声在剑尘耳旁诉说:“累了吗?累了就歇一歇吧!”声音轻柔,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有一股母亲的抚爱一样。

剑尘……心动了。

这时候,哪怕是死了,其实也挺好的。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内心就腾起了一股灼热的火焰,他不能死,书院还在依仗这他,还在将宝压在他的身上他,他不能死。

“秦川快突破半步天尊了,你走了,秦川还能突破。累了,就歇一歇吧!”轻柔的声音不断飘入耳中,在冲击剑尘的抵挡。

“嗤!”

凌厉的剑气扫想四周,剑尘目中燃烧这火焰一样的光芒。

“别挣扎了,没用。书院还有秦川,还有单凡!用不到你剑尘!你就……老老实实的休息吧!”黑袍人继而道,手中的匕也在不断的亮起,要心神具攻。

“杀!”

剑尘大喝。

可却感觉了心软与无力。

他连人的影子都摸不到,又怎么能抵挡?

“放弃吧,放弃吧,睡上一觉,什么都好了!下辈子投胎,来我暗影阁,再也没人威胁你,暗杀你!”黑袍人柔声道。

剑尘想放弃了。

身上的血液已经流干了,皮肤仅仅的贴在骨骼之上,心脏五肺更衰竭了,唯有那不屈的意志,在强行提着一口气,可这口气,没什么用。

耳旁的蛊惑还在不断,告终美好事情不断的涌入心间。

“放心吧,放下吧,先把剑放下,再把心放下;这把剑给了你无穷的沉重,放下他,你就真的放下了!”他轻轻道。

剑尘手指也在松动,看了一眼书院方向,他自嘲的一笑,这一次是真的没机会了,手中的剑,也松下了。

无人来救!

他也太累了!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