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尘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凝,他的剑落空了,造成什么破坏他自然比谁都清楚。如今,他只能庆幸这方圆数百里并无人烟。

实际上。那黑袍人选择在这猎杀也是有一部分原因。

要是动辄黑暗笼罩了天地,谁都知道在猎杀人,被书院的人察觉,那就不好了。

黑暗化作了夜幕,笼罩了这方天地,飘忽的声音还在黑夜中飘荡:“不错嘛,这一剑都能伤半步天尊了!难怪让四大势力的人这么焦急,看来还是有一定的原因!”

剑尘没敢妄动。

黑夜将他笼罩,他寻觅不到黑袍人的方位,他怕动的一瞬间被察觉了破绽,从而猎杀。

那人,终归是暗影阁半步天尊。

从儿时便开始训练猎杀技巧,到现在,他的猎杀技巧,早已成长到让人生畏的地步。

黑袍人目光幽幽的盯着剑尘,仿佛是一条毒蛇,阴翳的锁定猎物,只待一个破绽,猛然出击,将其,一击击杀。

“滴答!”

“滴答!”

胸膛上流淌的血液,染红了青衫,顺着衣角缓缓滴下,落在地面,清晰可闻。

“这么干瞪眼的僵持也不是办法,不如谈谈话?”黑暗中,不断有声音传出,在干扰剑尘,在让他露出些许破绽。

可剑尘稳如松。

渐渐的,剑尘眼眸内绽放了一抹凌厉之气,他不准备继续拖下了去了,夜幕之下,那黑袍人给他的压力不断增大,继续僵持,他可能真的会死。

“嗤!”

身上有一道道犀利的剑气溢出,朝着四面八方弥漫,切割,将虚空斩成一快快,切成一条条,他要用最笨拙的方法去寻找黑袍人。

“嗤,嗤……嗤!”

然而,剑尘的剑气犀利的太过惊人,脚下又没有阵法的庇护,大地直接被切割沦陷,大地之下那沸腾而炽热的熔浆还没来得及咆哮涌出,便立即被剑气所湮灭。

空中,更是被切割成了无数条,就连那稀薄的空气都被剑气泯灭,一寸寸,一缕缕的推去。整片天地也都在逐渐的沉沦。

范围,更是逐渐的扩大。

一里,十里……百万里。

百万里土地,空间,其内的一切都被磨灭,点滴不剩。这是何等的恐怖与骇然,从远方眺望会看到这片茫茫的空间直接化作了一片虚无。

这还仅仅是试探,并非是主动出击,硬碰硬。

要是来了一个与剑尘选择正面刚的人物,别的不敢多说,整个辰洲怕是已经破碎。纵然如此,也是惊人的可怕。

“咻咻咻!”

6续有人赶赴过来,他们眺望,瞳孔都是紧缩,骇然道:“那是谁,他这般释放剑气,是想整个辰洲都要毁掉吗?”

然而,没有人搭理他。

“嗤!”

剑气弥漫了无数里后,辰瞳眸子开阖了一道光芒,他仍然没有寻到黑袍人;可黑袍人也明显是忌惮了,就连废话都给消失了,他要主动卖一个破绽。

脚步朝着前方走出一步。

一道轻飘飘的声音环绕在剑尘的耳旁:“既然你要卖一个破绽,那这个破绽我便收了!”

“扑哧!”

剑尘连抬手的动作都做不到,因为右臂被直接斩下,那青色的长剑,更是伴随手臂而坠落下方。

“咻!”

那人将青色长剑捏在手心,声音带着一些笑意道:“这剑,还是九州十大名剑之一!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话音没有吐完,他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你刺了我一剑,斩了我一臂!是否,也要付出代价!”冰冷的声音回荡在他耳旁。

让黑袍人完全僵硬了起来,他握到了剑尘的剑,剑尘也感应到了他。整片虚空尽数充斥了一股肃杀之气,剑尘虽然无剑。

然四方,却无处无剑。

微波的空气,切割成条的虚空,黑暗的夜幕,在这一刻恍若化作了无数的剑,密密麻麻,浓厚程度让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嗤!”

他们同一刺下直逼夜幕下的黑袍人。

黑袍人想都不想手中的剑直接丢出,身上更有一股夜幕闪烁,散出可怕的波动,朝着四周卷息,与那些剑气碰撞。

“轰隆隆!”

顿时,整片天地都要炸开了。

涟漪卷息,朝着四面八方冲去,有刚来到的人看着那涟漪,惊道:“那一座座山峰能挡住吗?”

很快,他们有了答案,那山峰在涟漪之下如纸糊一样,一触即破,猛然爆开,让碎石满天飞舞,让山峰化作一片平原。

更随着,就连下方的平原都被波及,直接炸开,硬生生磨灭成虚无;涟漪更是朝着四方不断的冲击,仿佛是没有尽头。

“我的天,这是要毁了辰洲吗?”刚刚来到这里的人,无不骇然惊呼,想都不想,掉头就跑。

那卷息而出的威势太可怕了,仿佛要磨灭一切。

让他们逃亡中心底愤怒,道:“他们这般大战就不怕波及到了旁人,让无数人为之葬送性命吗?”可二人,真的顾不得这些了。

剑尘眼眸闪过凌厉之色,浑身上下都弥漫了剑气,虽然是独臂,整个人却犹如绝世神剑,锋芒,锐利的可怕,直接朝着黑袍人杀去。

铿锵!

黑袍人脸色骤变,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而要弥补,则需要天大的代价。

“滚!”他大喝,拂袖一挥,空间内澎湃了一股可怕的波动,凝成掌心,朝着剑尘拍去。

“轰隆隆!”

剑尘虽强,在这一掌下仍然被撼退,身体倒退了数丈,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那一片漆黑的虚空,黑袍人……就在那。

“扑哧!”

一只匕刺入了剑尘的脖颈,割裂了大动脉,阴冷而愤怒的声音在耳旁回荡:“我真的,在那吗?”他真是闹极了,差点……就被剑尘给重伤了。

纵然如此,他也花费了巨大的代价。

“汩汩!”

血液自脖颈内疯狂涌出,根本无法遏制,哪怕剑尘想动用修为镇压,仍然是于事无补;那匕之上,仿佛具备这一股阻碍之力,隔绝一切。

剑尘单手连忙捂着脖颈,身体在极倒退。

忽然,剑尘感受到一只手放在了自己右胸膛上,后辈更贴着一个人,在自己耳旁吹口气,轻声道:“你真是该死啊!”

“噗!”

掌心用力,正个右心口都被洞穿,露出一个碗大的伤口。

剑尘身上剑意刚刚涌动,那人……已经不见了。剑尘还没来得及收剑,腹部又遭到了匕血淋淋的划过,让割裂肌肤的声音,再次响起。

“哗啦啦!”

血液疯狂涌出。

剑尘,连说话、挣扎、反抗的实力都不具备。

在黑袍人所散的夜幕之下,化作了一个瞎子,在不断的被虐杀,身上的伤痕一道接着一道,青衫早已褴褛,血液更是弥漫了全身。

这是一股绝杀。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