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在每个人的心底滋生。

那覆盖而下的手掌,磨灭了一切,让人看不到丝毫的生机,是如此的冰冷与永恒,时间,空间,一切都在这一幕下凝固。

一盘棋盘无形的浮现与星空当中,横阻而下。

一位身着黑白长袍的中年行来,他看向秦川等人时目光温和,看向姬家枯朽老者时微笑道:“还好,没来晚!”

他是棋圣。

书院大名鼎鼎的圣人。

“师兄!”

“师兄!”

“师兄!”

书院不少圣人眼眸骤然一亮,浮现了惊喜之色,棋圣竟然破了半步天尊,还在关键的时候走了过来,一手棋盘这为他们阻碍了这一击。

秦川也眼眸渐亮,刚刚的枯朽老者真的是太强了,强的让人绝望。

如今,他的前方再一次出现了一尊身影,虽消瘦却巍峨如山岳,哪怕是天塌了,他都能为你撑起。

“棋圣!”枯朽老者微蹙眉头,转而就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棋圣颔,没有否认道:“我自然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是,阻拦你三五月,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他浅笑,带着无与伦比的自负。

同为半步天尊,彼此击杀本就艰难。

况且,棋圣以阵法著称,真要摆下了凶阵阻拦一位半步天尊,没谁敢说在极短的时间内立即破解。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枯朽老者冷笑。

“嗡!”

霎时,一股无形的波动卷息而去,覆盖了这浩撼星空。

“退!”哪里还用人提醒,当阵法波动刚刚涌起,所有的圣人都在极的倒退,一个个飞闪避,给二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遥遥眺望,他们看到这片苍穹都化作了一封棋盘。

上面,有兵将之位,有炮卒之行,界河,更是泾谓分明,这是一盘象棋。

“象棋!”枯朽老者抿了抿嘴,眼眸内闪过了一道诧异。

“嗡!”

棋圣落字,一指摁下落在卒子之上,那卒子好似一尊冲天的魔神,带着一用无前的杀气与滔天末尾,让这片星空都在战力。

“好可怕!”一些圣人惊叹。

这还是随意落下的一枚棋子,接下来更是有将、相、车、炮等可怕的棋子未显。

“有些意思!”枯朽老者立身在这棋盘当中,渐渐眯眼,手指朝着前方摁去,他的前方同样凝成了一个士兵,那士兵却如千征百战的将军一般,带着嗜血的杀气,不弱于那一卒。

两人当场冲击而起。

有围观圣人诧异道:“棋圣以下棋著称,枯朽老者用棋意来对付棋圣这不是自讨苦吃,找虐吗?”

“不,不是他想动用棋子,而是他陷入了被动,不得不用!”

渐渐的。

场中的局势也愈的可怕。

两者针锋相对。

人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棋圣在棋盘之上明显战局了上风,呈现了碾压的局势,但是在实力上却是弱了不止一筹,被连续的碾压,竟然形成了势均力敌的状态。

“仅仅如此么?”枯朽老者看向了棋圣。

“自然不是!”棋圣浅笑,要是仅仅如此,他确实没必要拿出来献丑,更没必要口放狂言,能阻拦他半年之久。

他拂袖,之间场中的棋盘陡然大变。

那所谓的象棋,竟然转化成了围棋,而攻势已经渐成,之前的象棋反倒是化作了这围棋的铺垫与暗手,在这一刻才徐徐爆。

诸多围观的圣人自然有人懂棋道,看到这一幕后震撼的倒吸冷气,道:“好恐怖的棋术!”

旁观者,如秦川等虽然不懂这代表了什么,却能看到这棋子的凶恶与危机,不由惊道:“棋圣不愧是棋圣,能名声响彻九州,果真是有原因的!”

“上七五路”

一枚棋子落下,整片星空都充斥了一股肃杀之气,恍惚见,无数人看到一柄煌煌的利剑从无形中凝成,切割而下,冲着枯朽老者刺去。

枯朽老者浑浊的眸子闪过了一抹锋芒,他拂袖,让这犀利的剑气湮灭,化作一团虚无,被轻松镇压。

棋圣视若无睹,平淡而道:“平六四路!”

“又一枚棋子落下,整片天地都充斥了一股肃杀之气,成片成片的剑气凝成,之前降落的每一枚棋子都在共鸣,震动!”

“咻!”

犀利的剑气卷息杀去。

棋圣继而道:

“入九七路!”

“去六八路!”

“下三二路!”

“嗡!”“嗡!”“嗡!”

虚空当中有可怕的剑气凝成,更有一些其他景象,有的化作了四圣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他们在阵法中显化,凶威滔天。

更有上古四凶出现、饕餮、梼杌、混沌、穷奇;四凶配上四圣八圣,在棋盘中掀起了滔天的威势。

这一幕,看的诸多围观者目瞪口呆。

哪怕是一些圣人绝巅都阵阵懵,道:“棋子,还能这样下?”

他们彻底被震撼了。

棋盘中,枯朽老者的压力渐渐增大,起先他还能平淡的与之对视,参悟这棋盘找到破解的方法,现在莫说破解就是抵挡都有些手忙脚乱。

“这,真麻烦!”

他们蹙眉道,心底闪过了一抹厌恶之色。

“麻烦?”棋圣轻轻一笑,他能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吗。

“围……杀!”

他吐出两个字,手中的棋子再落下一枚,整个棋盘立即盘活了,化作了恐怖的杀阵,朝着四方笼罩,一枚棋子沟通一枚棋子,其中任何一枚确实都阵法不成。

如今练成一体,猛然爆,让这片天穹出现了一股难言的肃杀之气,无形的威势在卷息,每一枚棋子都在显化,化作一术。

有的如大日流星坠落而下,也有的如一尊古老的佛神,还有的化作了一团金光灿灿的长戈,满天上下都是肃杀之气在环绕。

“真可怕,其内显化的任何一枚棋子都能将我镇杀!”一些实力稍弱的圣人门惊叹,觉得大开眼界。

周围立即有人嗤笑道:“你想多了,你连下棋的威势都挡不住。”

目光看去,可以清晰看到每一枚棋子都缭绕这大道规则与法则,降落的时候与整片天穹浑然一体,仿佛是大道在进行镇压肃杀。

秦川看到这一幕才彻底的松口气。

棋圣仍然还是那个棋圣,哪怕枯朽老者格外的不凡,然而,阻拦他还是可以做到。

没了半步天尊的妨碍,秦川的眸子也渐渐冷冽了下去,剩余的这些圣人他秦川一人可以进行清算,围剿,尽数杀之。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