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第七关才刚刚开始,却也宣布了结束。

起初就是这般的精彩绝伦,剩余之人必然是难以越,让人的眼光更是达到了一个顶点,显得很高,找遍所有战斗也难以寻到秦川这般让人目不转睛的。

哪怕是道门门主,第一山山主的战斗虽然让人期待,可过程却是草草收尾,他们的选择都是一些实力稍弱的人,对手完全就是一个回合就溃败认输,所以颇为令人失望。

接下来的战斗,更是无波无澜,虽然有人在激烈的大战,过程却显得少了一些波澜,没有那股惊心动魄,更无秦川弹指斩杀的那股震撼劲。

书院与四大势力之间在互相挑战,摩擦也是不断。

道门也与佛门之间的争执不休,各自派出了强者互相讨教。

刀宗与剑宗更是水火不容,双方也各自挑战。

擂台上,一场接着一场的战斗,无论是大气磅礴,还是浩撼恢弘,不少人都觉得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想还是秦川战的三场让人酣畅淋漓。

大战结束。

暗影阁人,淘汰了九成有余。

毕竟,这群都是擅长刺杀,如今在正面争锋却显得有些薄弱与吃亏,全程都在被摁着打,甚至有不少人直接被杀,连求饶都喊不出来。

下场,可谓是十分的凄惨。

就这样,大战持续了三天,也宣布了结束。

准确来说,当秦川一战结束的时候,这一场混战也就落下了帷幕。

大战结束,场地一下空旷了不少,哪怕是书院现在都仅剩下十来个人,其余之人要么被针对淘汰,要么被击杀。

有人将目光看向了秦川,感慨说道:“可惜!”说出这话的必然是四大势力之人,他们倾尽全力妄想淘汰秦川,却没料到惨遭失败,反倒是自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九华宗宗主也撇了一眼秦川,眸子内有杀心。

秦川徐徐睁眼,两者对视,在空中弥漫了一股电流,剑拔弩张的气息骤然爆,不过两人都没有再度动手,而是等待下一关。

九华宗宗主收敛了目光,心底暗自道:“杀你,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秦川也在心底暗自道:“下一关,若是再有所获,杀你,没什么问题!”

两者各自抱着他们的念头,抬头仰望,等待光束的接引。

“嗡!”

第八关,降落而下。

视野看去,唯有白茫茫的一片,像是一片玄白将在场的所有圣人都给遮盖,哪怕是刀宗宗主也无法看透里面的场景。

没有任何的提示之音,唯有这玄白横立。

诸多圣人眉宇都在紧蹙,一个个也闭着眼在深思,思考这玄白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连他们都看不透。

沉吟中,突然有圣人开口道:“会不会是要我们穿透这片白芒?”

望着那刺目的光芒,许多圣人都沉思了起来,而剑宗的惊羽却朝着前方走出了一步,手中握着一柄三尺青峰,这是青峰剑,剑宗的十大名剑之一。

剑长三尺,剑宽也半指,上面烙有一道道纹路,可虚空浮现化作鸟语禽兽,时而又没入剑身当中,好似有灵透着不凡之气。

剑柄之上更是一片温玉色的碧青石,不过却被握在掌心当中,无法看个透彻。

“他要动手?”有人眯起眼道。

剑宗有人想要阻拦,不过转念一想,以惊羽的实力面对半步天尊也不算畏惧,更何谈是一个天尊遗迹,还是遗留了上万年,所以他们不再阻拦。

坦荡的看着惊羽。

惊羽已经有一百五十来岁,然而到了他这一个境界却不是很显苍老,看上去不过是八十左右的老人,如今一席单薄的衣衫,站在哪里,身上的丝衣袍更在开启了吹起。

他的眼眸也逐渐犀利起来,瞳孔的浑浊渐渐消散,身上有一股惊人的剑意直冲云霄,从后方看去好似一柄绝世神剑横立与此。

“好惊人的剑气!”秦川也惊道,眼眸内露出了强烈的意外。

这浑厚的剑气,磅礴中带着无坚不摧的锐利,身后更有一道法相凝成,这法相不是他,也不是人,而是一柄剑,青峰剑,他以剑为法相。

“铮铮!”

剑鸣也在此刻骤然响彻,铮铮之音不绝于耳,剑身上有各种祥瑞飞出,演化环绕,让他周身看上去好似环绕了万般祥瑞神兽。

“嗡~!”

手中的青峰剑直刺而去,一股惊人的剑气宣泄而出,尽数顺着剑尖直刺而去,带着一往无前的锋锐之意,空气出可怕的音爆声,将前方的一切都给湮灭。

“轰隆!”剑光直接没入了玄白的墙壁之上,让那玄白的光芒直接裂开,而后直刺而去,不少人都眯起眼想看可那锋锐的剑光折射的他们眼睛生疼。

连看都无法做到,一个个都在匆忙的收回目光。

同一时间可以看到惊羽的眸子骤然一亮,身体猛然前冲而去,顺着剑光没入了那切开的裂缝,眨眼功夫消失了进去。

许多圣人还露出茫然之色,便有强者6续动手。

天空中,有一位懒散的青年站在那,看上去相貌普通,丢在大街上随时都会被人遗忘,看他姿态,更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子。

然而,知道他的人却没一个敢无视他。

暗影阁进入第八关的人不过三人,而他就是其中之一,并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的恐怖,他随意而站像是不在意一样,可他眸光内的专注力却是毋庸置疑。

如果有人因为他的姿态外表所轻视,那下场怕是极其凄惨。

“嗡!”

他动了,甚至秦川都没有看到他的身体是怎么动的,只是模糊见感受了天地中有一股波动的闪烁,肉眼根本无法望穿,只见他的前方有层层人影却在不断的重叠,化作一人穿透而去。

那闭合的玄白之光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的,看上去不像是被剑割,反倒是像刀切裂的。

当人们看到那裂开的缝隙时,那懒散的青年早就消失不见了,冲入了玄白之光后面。而秦川还有许多人心神一凛,无不是在想此人偷袭自己,能挡住吗?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