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

九华宗的强者脸庞狰狞,双眼血红,他当其冲那魔音源源不断的响彻在他脑海,勾引了他往日的念想与画面,让他猛然抬鼎。

更,新\\最m快上yho☆/

“咚!”

只见那一人环抱不来的魔鼎,被他双手环抱,猛然抬起,拔地一尺有余。

“噗!”嘴中直接喷洒了一口鲜红的血液,不堪这鼎的重量。

“这么霸道?”

帝族的强者也是一惊,那九华宗的强者好歹也是圣人九重天,实力强劲而可怕,竟然连这小小的一面鼎都无法抬起,还是让他惊异。

“再起!”他脸庞狰狞,露出了染血的牙齿,双手猛然高高抬起,欲抬起。

“轰!”

魔鼎一震,有一股玄之有玄的波浪涟漪荡漾,先过他的手臂而后没入了整个身躯,将他在半空僵硬了一下后,猛然爆碎。

“嘭!”

寂静。

整个场中,无比的安静,一道道目光对视一眼都有心悸,哪怕是秦川都是如此。

刚刚听说这魔鼎镇杀过圣人九重天他不信,认为终归只是一个鼎,而那事怕是被人虚构,如今亲眼看到还是无比的震撼。

圣人九重天的强者说死就死了。

“谁还来?”沉吟了少许,第九山山主道。

“我来吧!”书院的一尊强者走上前开口道。

“嗡!”

这次他双手很轻,没有盲目拍鼎,至此他在心智上倒是没有受过什么影响,然而举鼎的时候,脸色还是唰的一下苍白了起来,瞳孔内好似看到了什么惊恐的画面。

“嘭!”

鼎坠落而下,砸在地面,让下方尘土飞扬,而他本身更是狂推不止,口中咳血;足足过了好久,才缓了过来。

诸人看去。

他摆手道:“我弃权!”

“嗡!”

一道光束降落而下,将他排斥而出。

诸人以下沉默了起来,第一关有十人,死了三个!第二关,一个弃权一个死,那剩余八关呢?这疯圣人的洞府,真的是这般好过吗?

可在短短片刻后,一个个眼眸都迸了无穷的斗志。

唯有如此才能确定,洞府深处,必然有疯圣人的传承;或是突破天尊之法,或是无敌指法亦或是其他。

“我来!”

帝族的这位中年走上前一步,双手合十环绕魔鼎猛然一举,身体的骨骼都在咔咔作响,整个身躯仿佛变得更加的庞大,他双手环抱魔鼎,随后用力,一声大吼,空间震颤,魔鼎离地。

他的肌肉都在不断的震颤,撑裂了身上的衣衫,让魔鼎离地一尺,两尺……七尺,渐渐的,在几人惊异的木光中,高过头顶!

“轰!”鼎落,掀起了一阵轰鸣,伴随的则是一道光芒将他笼罩,送入第三关。

秦川,第九山山主都看着那道光芒不言不语,此人的实力出乎了他们的预料,怕是在圣人绝巅中也是极强,然而始终都表现的很平淡。

若非是这魔鼎,日后对决,他们怕是要吃一个暗亏。

“我来!”第九山山主也道。

他上前一步,模仿之前的动作用力抬起,而那魔鼎上的一幅幅画面好像是活了过来,释放魔神之光,冲入他的识海中。

“起!”

可第九山山主仍然是一声大吼,浑身肌肉快都在瑟瑟震颤,那魔鼎也是一点一点的离地。

一尺,两尺……七尺!只是短短的片刻,在众人眼中仿佛一个世纪那般久。

过身躯之后,第九山山主缓缓松手,一点一点的将魔鼎放下,直至平稳落在整个地面之上。

“吁!”他长吁口气,擦了擦额前的汗水,脸上也露出了释然的笑容,这魔鼎他举起来了,只是那些画面山过时,眸子内还是闪过了一道心悸。

“嗡!”

光芒笼罩将他排斥而出。

诸人对视一眼,都有一些疑惑不太清楚,第九山山主的心悸自哪里,怕是那魔鼎图案吧,只是不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来!”

又有人上前,并没有因为两人的失败而气馁,反倒是因为后续两人的成功而大受鼓舞。

帝族另外一位强者过了。

场中还剩下两人,分别是秦川与书院的一尊强者。

“你先来吧!”书院这尊强者名,单信,是位圣人绝巅,实力很强劲,据说是和画圣一个时代,同出与那个璀璨盛世,黄金年代。

秦川点头,朝着前方走了一步。

身上的气血一下沸腾与共鸣,身上的每一粒细胞都跟着震颤,沸腾,气血源源不断的溢出在体外凝聚成一道法相,蓄势十足。

双手放在魔鼎的两侧,爆喝一声:“起!”

手掌用力,一股可怕到极致的力道,根本就不像是这个境界该拥有的力气,爆起来,猛然将那鼎,拔地五尺。

“嗡!”

那鼎,一下被拔地五尺。

什么都不怕,就怕空气突入而来的寂静,单信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若非是之前见到过其他几人搬起这鼎的艰难,还有一位圣人被砸成了一团血雾,他差点怀疑这鼎是不是徒有虚名。

秦川也猛然怔住了,他已经想好了吃力与艰难,可一切都与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双手抬起,六尺,七尺……高过头顶。

“好像,过了?”秦川有些不太确信,还回头看了一眼单信,问他。

单信一撇头不去看这个怪物。

你说你修炼逆天,实力逆天也就罢了!怎么举个鼎还要这般妖孽?

然而,他怎能知道秦川每日持的那个道兵都重若万钧,对这恐怖的重量,已经有所接触,再在奋力蓄势下,猛然拔起五尺也不算什么难事。

“过了!”两个苦涩的话语从单信口中吐出。

“这么简单?”秦川嘟囔了一声,纯粹是自本能,虽然这鼎饶是他举着都觉得沉重,不过还是能高高的举起,并不是无法抬起。

单信更是强忍着打死他的念头,撇过头不去看这怪胎。

“走了!”秦川冲着他喊了一声,一道光芒将他接引而出。

一时间,场中唯有单信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原地,望着那消失的光芒,咂舌道:“怪胎不亏是怪胎。”不过还是上前一步,要蓄势,抬起这鼎。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