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秦川的依仗就是无敌法配上道兵,再加上秦川天生妖孽,对阵普通圣人九重天的存在可以做到完全不虚,可只要防范一二,秦川必死。

谁知,秦川只是持着道兵,一棍接着一棍的打下,没有章法,没有道理可将,却恐怖如斯。

自己不离身数十年的棺椁在棍棒之下,已经化作了一团齑粉,自己的手掌更是打成一团碎雾,如此,怎能抗衡?所以他开始慌了。

身子一闪,欲冲那两尊囚禁的青铜傀儡。

这一次,他心底升起了一些悔恨,之前秦川封锁这两尊傀儡他还在借机嘲笑,认为连死地都选好了;现在看来乃是秦川,分明是自己的坟墓。

“轰!”

一根暗金色的棍棒降落而下,横立在他的身前,让面前的虚空都给崩碎,坍塌,而自身若非是即时停留,下场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嗡!”

棍棒横扫而来,朝着前方橫推。

“日月星辰决!”他另一只手匆忙结印,浑身枯骨的他,顿时有日月悬浮在身后,满天星辉化作羽翼劈在他的白骨身上,让他显得既是神圣,又是妖异!

有星辰之主之视觉冲击,却又带着冥主之视觉,让人目光紊乱,心神失守。

然,秦川的一棍却好似那灭神祇,葬妖魔之棍,要硬生生的将他磨灭成一团血雾,橫杀与此地。

“嘭!”一棍横扫,他艰难的挡住可自身却滑翔倒飞了不知多少远。

秦川的身形一闪,横立在两尊囚困的傀儡之前,漠视的看着他,声音隆隆:“昔日的截杀,近日也自当尽数奉还!”

“轰!”

抬起暗金色的棍棒,猛然挥舞而下,有开天辟地的威势。

“六道轮回拳!”他催拳,身上一下浮现了六种模糊的身影,让人看不清晰,却没道身影都有可怕的波澜在闪烁。

秦川眸子闪过了一抹光亮,这六道轮回拳他只是模仿了一个简单的神韵,如今看去,这棺椁强者明显是更强,然而,又有什么用?

秦川催动简单的棍法,连天行九棍这种无敌之法都不屑去使用,杀他已经成了板上钉的试试。他逃不掉,也没有机会能逃,这是必杀。

“轰!”

小片刻后,秦川眼见他六道轮回拳用的差不多了,眸子闪过了一抹冷色,道:“一切都结束了,昔日你来截杀我,这是因!今天我来杀你,这是果!”

“不!”他大叫,凹陷的瞳孔内有幽色的绿芒不断的跳东,眼眸内满是惊恐。

上方。

第六层,有帝族与九华宗的强者微微停留,二人对视一眼看了下方皱眉道:“不过是对付一个毛头小子,纵然他有一些底牌,也该结束,追赶上我们了?”

此时,恰好第九山山主一步踏出走了上来,扫了一眼二人,轻声道:“是该上来,也是该结束了!”他对秦川充满信心,认为这一战是该到了结尾。

“第七层!”

此时,那两位强行掠来的圣人,眼眸都闪过了喜色,一路倾尽全力的追赶,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更期待秦川再强一点,要是能再拖着棺椁强者片刻更好。

那时候,他们有希望到达第八层,甚至是……第九层。

若是到此,他们这性命,就算是间接的保住了。

“天行九棍,第一棍!”

秦川挥舞棍棒,身上的霞光一道接着一道,有绚烂的神采,也有斑斓的五彩,他们环绕秦川,覆盖棍棒,让他方圆数丈都弥漫一种种神彩之光。

“嘭!”

一棍落下,身上的神韵更加的强大,弥漫起来浓厚而神秘,好似那神祇。

“天行九棍,第二棍!”

秦川转动了一下手中的暗金棍棒,棍棒上缠绕五彩斑斓的神采,弥漫在长棍当中,棍落,天地苍穹震颤,万法不存,哪怕是无敌法都要一一破之。

“嘭!”

这一棍,打的他横飞。

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站在哪里漠视的看着他,唇角噙着冷笑:“你,也不怎样;连我两棍都尚且难以接下!”

“杀!”面对那杀人诛心的话语,让他抓狂了,他乃圣人绝巅,高高在上,哪怕是帝族都是一位人物;现在,却被一个毛头小子这般轻视,羞辱,让他如何不怒。

“杀!”

愤怒的咆哮,身上燃着一层汹汹之火,看上去要拼搏一切,可他的目标却不是秦川,而是那身后的两尊傀儡。

“嘭!”

这是天行九棍第三棍,一棍直接将他打的横飞,身体似断了线的风筝,让他狼狈不堪。

这种感觉,让秦川找到了昔日的感觉。

那日离开道门,他就是这般,倾尽全力,拼死一搏,然而却被他肆意羞辱,弹指见磨灭自己的杀招;如今,他找到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昔日你羞辱我,现在我也当奉还。

“啊!”他大叫,身上骨骼内弥漫了一层气血,让森然白骨立即浮现了血肉,血气还在源源不断的溢出,在身上形成一面血红甲胄。

他狰狞大叫,透支了生命,不顾一切的冲杀,口中更是咆哮:“小畜生,想杀我,你还嫩了点!”

“轰!”

可回应他的还是那冰冷的暗金之棍,让他来时多快,去时便有多快!青铜傀儡,始终矗立在那,将他永远的隔绝,难以靠近。

“想破傀儡入第二层,想法是不错,可你……没这个命了!”秦川冷幽幽道,并在此时,下了凶手。

“天行九棍,第五棍!第六棍!第七棍……第九棍!”

当最后一棍降落而下,天地朦朦,唯有一根暗金色的棍棒矗立,那棺椁强者在棍棒之下,似蝼蚁,只能高高的仰望。

“轰!”

棍落了,也是棍倒了;而他,直接被打成一团血雾,当场爆开……惨死!

望着那团血雾,秦川眼神也有失望;复仇了,却没有复仇的那种快感,因为这棺椁强者太弱了;甚至连昔日的姬荣,帝攀都有所不如。

这一战,也让秦川未能尽兴。

呢喃一声:“早知你如此孱弱,五年前,我便应该将你斩杀。”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