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势力的人都抱以冷笑,他们虽然承认秦川的天纵之资,然而却无法否认他还是一个小辈,一个没崛起的小辈。

反观书院等都抱着笑容,在心底想着,秦川真的小辈?

五年前就能坑杀圣人绝巅,五年后了,那这小辈又成长到了什么程度。

塔内,秦川步入了进去。

同一时刻,他好像踏足了一片广袤无垠的战场,十尊青铜傀儡出现在战场中央,而十人也不约而同的出现在这战场当中。

两位修为弱小的圣人,面色苦;在外面他们是圣人七重天实力强者,然而在这却孱弱如蝼蚁,甚至连秦川都不是对手。

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场,心底冤屈,愤怒,甚至还想报复。然而,却没人扫视二人一眼,彼此将目光凝聚在敌人身上。

与秦川一同进来的还有第九山山主。

十人相视,彼此没有多余的言语,直接奔赴了约战。

秦川将目光看向了棺椁中的强者,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姬家,帝族的强者闻言都想笑,这秦川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破而后立不过五年的时间就想与圣人九重天的强者一战?

“汝等,先击溃一尊傀儡进入第二层!”棺椁中的强者开口,听不出喜怒哀乐。

书院有强者果断击随了一尊傀儡,那媲美圣人境的傀儡,在他们的手中未免有些太过孱弱,说一句不夸张的话,吐口气便能稀疏崩碎,两者之间,早已是一条鸿沟,无法跨越。

“嗡!”

一道光束降落而下,将书院的一尊强者笼罩接走。

帝族,九华宗的强者见状心底本能就腾起了一股不安,不过转念想了一下,秦川终归是个小辈,哪怕现在有了勉强媲美圣人九重天的势力,只要防范妥当,将他斩杀也问题不大。

帝族,棺椁中的强者也在冷漠的看着秦川,想知道他的底气究竟是什么?

“莫非是悟出了无敌法?”

“可纵然是悟出了又有什么用,在实力的差距之下,在绝对的碾压之下,一切都等同虚构,弹指见抹杀!圣人九重天哪一个是弱者,那一个不是风姿传遍九州的天之骄子,底牌,秦川有,他自问,自身同样也有!”

九华宗,一尊强者抹杀了傀儡,进入了第二层。

同一时间,道门也有强者这般去做。

如此行为,在诸人看来,不仅仅是秦川托大了,就连这书院,道门也跟着托大了,对秦川太过信赖与盲目自信。

“轰轰!”

不过转眼,强者尽数走去。

就连第九山山主都离去了,整个空旷的虚空唯有二人横立。

秦川弹指,一快快石块被他丢了出去,形成小阵法,将那青铜傀儡笼罩,覆盖!避免余波波及了这两尊,从而被迫进入了第二层。

“轰!”

第二层中。

那两位被强行赛进来的圣人,眼眸骤然一亮,他们看到了希望。

如果,秦川,棺椁强者都在第一层浪费了时间,那他们是不是能早早的通关,哪怕不列为前三,只要第六,第七就能保命。

一时间,动力十足。

第一层中,棺椁强者还是没有从棺椁中走出,而是淡漠的看着秦川,声音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冷漠的俯瞰,傲然道:“我想知道你究竟有什么底气?”

“莫非,你悟出了一种无敌法,有兼带道兵?”

“若是如此,自然最好,道兵我便要了!”

秦川看着他,眸光内的杀心也不再掩饰,他想杀此人,很早之前就想杀了,如今更是肆无忌惮的展露,道:“别废话了,杀你,不过须臾!我还准备闯下一层!”

言罢,秦川握棍。

“轰!”暗金色的棍棒浮现在了手中。

“果真手中持着道兵。”棺椁强者啧啧称奇,同时言语中也有一些贪婪留漏而出。

握棍,身上有一道道的神霞光芒,不断的释放,五颜六色的光华浓郁而璀璨,尽数的没入棍棒当中,自身那笔直的身影也愈的神圣。

好似那诸天当中唯吾独尊的神祇,更似那天地见最神圣的神明。

气质在源源不断的升华,手中的棍棒也是不断的神圣。

棺椁强者躺在棺椁中,没有吭声,只是心底的杀气却在此刻骤然滋生,此子,果真不愧为妖孽,短短五年,破而后立竟然到了这般地步,再给他一些时间越自己不难。

可他,终归还是太骄傲了,忘记了他的对手是曾经废了他的人。

一抹寒芒闪过,棺椁裂开了一道细缝,有一手掌环绕日月星辰,骤然拍落而下,声音充斥这冷漠浩撼之感,道:“我能废你第一次,便能废你第二次!”

“轰!”

白骨手掌拍落而下。

秦川那握着的棍棒更是直接砸击而去,周身缭绕的弄与神霞弥漫在棍棒之上,缠绕中,一棍,轰杀砸下。

“隆隆!”

天地都似要被这一棍所开阖,所打崩。不过好在这石塔确实不俗,硬生生的抗住了,没有龟裂,也没有崩碎,而是矗立在茫茫天地中。

“轰隆隆!”

暗金棍棒,缭绕这五彩霞芒,携带千钧之势,一棍打在白骨手掌之上,让手掌乍然崩碎,白骨碎削四处溅射。

一棍,惊了棺椁强者。

他躺在里面,心神都陷入了狂烈的震撼当中,只想吐出一句:“怎么可能!”他可是圣人九重天的强者,而秦川,不过一晚辈啊!

电光火石间,秦川的第二棍,猛然降下。

“轰隆隆!”

一棍古朴无华,只是简单的砸落,从上而下却能湮灭万法,泯灭万般神通,任由棺椁强者阻拦都无济于事,一棍轰然敲落在棺椁之上。

“嘭!”

这不知是何等材料所制,竟然坚硬如斯,一棍未曾打的稀巴烂。

可挡住一棍又有什么用,下场还不是一样,接下来一棍接着一棍,连绵不绝,不过眨眼功夫硬生生将这棺椁打成一团木屑残渣。

而始终高高在上,藏匿与棺椁中的他,显身了。

这一次,他那闪烁油绿的眼眸浮现了骇然与心悸,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川,他怕了。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