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刹那,燧焱整个人都有些转不过弯了。

“嘛意思?”

不是说好的吗,都充作不知。

“小兔崽子,你长能耐了是不?”邋遢圣人冲着他哼了一声。

“那什么,那什么……!”燧焱,额头直冒黑线,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等下再给你算账!”邋遢圣人冲着燧焱冷哼一声,而后拂袖,又给众人丢下了两个酒坛,道:“喝完酒,你们几个将这小子给我带回去!”

一缕酒香溢出,清香,浓厚,纯正,酒坛还是封闭只有一缕清香溢出,却郁金香芬芳四溢,不同于普通的酒,这美酒仅仅是闻着就让诸多圣人都有些沉醉。

见邋遢圣人离去,立即又人拔开酒塞,在碗中倒了一碗,酒水呈现琥珀光晶莹剔透,万分的迷人,伴随轻轻一摇,碗中之久好似有一条小龙在其内游走。

迷人的酒香,让人心醉神迷。

“喝!”当即有人大声道。

一行人纷纷倒了一杯,轻轻一尝,滋味果真是美不胜收,入口甘甜,并没有烈酒的那股霸道,而后到了喉咙却有一股温热流淌,待到腹中那股霸道方才显化,整个人都是火热火热的,好似置身在火炉当中。

“吁!”夏禹长吁口气,脸颊都泛起了一抹红润之色,赞叹道:“好酒!”

秦川也品尝了一口,这美酒,果真不愧是美酒。

极好。

“再来!”

尧皇一连喝了三晚,脸颊通红通红,连鼻尖都泛起了一些汗珠,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制热的霸道,格外的清爽。

“舒服!”

他们再道,无比的畅快。

秦川也一连喝了三碗,不仅没有感觉醉意,反而愈的清醒,只是身子那股火炉一般的感觉,真是酸爽到了极致,爆起来,痛快。

燧焱打了个酒嗝,畅快道:“怎样,我没说谎吧!”

一行人重重点头,而后连连道:“以后要是再喝酒,就指望你了!”

霎时,随焱的脸要多黑就有多黑,惹的众人纷纷大笑。

酒过三巡,有人提议,论道。

顿时,诸人的兴致来了。

“谁先来!”

“我吧!”剑尘走了一步,轻笑道。他随手挽了一个剑花。

一下,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说要领教的。

哪怕是秦川都惊了三惊,一个剑花,简单无比,连小孩子都会,可说是挽出剑尘这种,怕是圣人绝巅都做不出来;因为,太难了。

其内,有大道蕴含,更有万般变化融于一剑之内。

看似是剑花,落下时却能演化万物。

哪怕是秦川,都在心底思索,要是不动用帝王拳,能不能接下?纵然是接下又需要费上多大的力道。

沉吟中,整个场中竟然无一人敢走上前去。

“嗯,那我就来一个剑舞吧!”见诸人不上场,剑尘又提议道。

“好!”诸人大声道。

“咻!”

他剑舞,一扫一刺,一提一挡,潇洒而自然,随意而舞,意行所动,剑则所至,舞动起来,美轮美奂,真是好不完美,好不漂亮。

剑舞,动九霄。

剑舞闭,众人对视一眼,则是惊叹道:“剑尘师兄,令人佩服!”

剑尘极少出手。

一次是一剑封喉,封姬宇轩喉咙!那是剑尘的第一战,也是人们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人物,而后他的排名与秦川并列天骄榜第一。

第二次,是剑尘游走而归。

那时候,秦川被下了令不让登上战场,四大势力气势大涨;剑尘一人横扫诸强,续上秦川威名,为书院打出了一个大势。

而后便一直没有出手。

如今,一手剑舞让众人猛然惊醒;他,才是秦川的师兄,就连秦川的剑道都是源自眼前这个人。

就如刚刚的剑舞他们只鼓着欣赏其中的美,浑然忘记了其内的凌厉,若是对他们突然动杀手,是不是丝毫都反应不过来。

这让他们心悸,更多的还是后怕,而后纷纷露出了笑容,剑尘强,书院则盛。

“恭喜!”秦川笑道,他自然看出了师兄的剑法有了新的领悟,哪怕是自己全力以赴,怕也不过是堪堪能拿下剑尘,若是剑尘还有后手,那就另说了。

“剑尘师兄,教我练剑呗~!”燧焱毫无节操的说道。

剑尘只是看向他浅笑。

诸人更是纷纷起哄,让场中好不热闹。

起哄了一阵,场中有看向了彼此,剑尘刚刚的表现太惊艳,下一个换谁怕都有些压力。

“下一个由我来献丑吧!”舜宇沉吟了一下道。

他画了一副画,画中有灵,隐约可见一个身子伟岸的男子从画卷中走出,如真人一般无二,尤其是那眼眸活灵活现。

当即有眯起眼道:“这就是画灵吗?”

秦川也在看,他见过,昔日画圣破半步天尊的时候,所画的每一个生灵,小草,树木都具备灵性;而今观看舜于的举动也不由赞叹:“果真不错,怕是多少年后就是下一个画圣!”

一幅画毕,舜宇一如既往的温和浅笑一声,道:“献丑了!”

“厉害,厉害!”众人称赞。

燧焱摇摇头,一脸的无奈道:“你们都这样强,接下来让我怎么动手!”

众人没一个当真。

昔日在圣人洞府,这燧焱隐约就是书院之,姬家的最强者姬阳都是燧焱一个人单独抗之,可见实力非同一般。

“去,一边去,你压低!”眼看燧焱真的要上,尧皇撇了他一眼,大大咧咧道,率先走了上去。

众人论道吃酒,舞剑作画,当真是好不痛快。

一连三日,众人都沉醉在其中的美中,三天后,诸人喝的七七八八了,论道也各有所悟,都准备消化时,这方才散去。

而酒会才算结束。

散场后,诸人纷纷离去,场中唯有剑尘与秦川二人。

秦川知道剑尘师兄既然这一次来了,肯定是有事要给自己说,之前不过是被人给打断了而已,眼见场中只剩下了二人,不由去问:“师兄,这一趟来有事?”

剑尘轻轻颔,道:“算是吧!”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