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悠悠一晃,距离秦川离开残破九州已经有两年时间。

天行郡也多了一个稚嫩的小不点,小不点长的白嫩而漂亮,因为冬天,小不点穿着一身厚厚的毛衣,行走在雪地之上,恍若一个小肉球,走几步累的一屁股坐在雪地之上,憨态可掬道:“呼……咿呀,累了!”

坐在地上,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转动,好奇的看着四周,看着有几位小孩围在一起堆雪球,也好奇的爬起来,朝着哪里走去。

“咿呀,咿呀,我也要玩!”他稚嫩而含糊不清道。

一群大孩子,也笑嘻嘻道:“小不点,你站着别动,我们来堆一个你!”

小不点眨着没有一点瑕疵的大眼,连道:“好呀!”

不过一会,小不点整个脸颊冻的通红,连长长的睫毛都泛着一层寒霜。

“呼!”

“好了!”几个稍大一些的小孩,喜悦道。

“我看看,我看看!”

“哇!”

“真的与我一样啊!”小不点看着前方的小雪人,兴奋的大眼不断眨动,小脸上满是喜悦。

“嘻嘻,小不点,我爹喊我了,我要回家吃饭了!”有人摸了摸小不点的头,嬉笑道。

“小不点,我也走了!”

一群小孩四散回家,却也能看出对这个陶瓷一般的宝宝,都是抱着喜欢的心里。

远方,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子,脸庞含笑,温和的看着这一幕。

不过转眼,小不点走了回去,脸上没了笑容,而是委屈的抬头看着女子,问道:“娘亲,他们都有爹爹;我爹爹呢?”

女子脸色僵了一下,而后墩身微笑道:“你爹爹还在忙,等你大一些就见到了!

“噢!”

“可我想现在就见爹爹!”

“我也想让爹爹喊我回家吃饭!”

……

时间一晃,昔日的小不点,也在渐渐长大。

这一日。

天行郡,城主府很热闹,小不点三岁了。

然而,小不点却没有一丁点的高兴,因为他四年没见过父亲了。只听一些人说他父亲,却没见过人们口中的父亲。

“怎么了?”尚可第一个察觉到小孩子的脸色,关切的问道。

“我想爹爹了!”

“我都三岁了,他怎么还没来!”

女子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笑着解释道:“你现在还小,还要再大一些才能见到父亲!”

“哦!”小不点,耷拉这脸,垂着头离开了母亲的身旁。

自这一日后,小不点脸上的笑容少了些许,也很少出去玩,整日不与人打教导也不再去问爹爹怎么还不出现了,因为他知道,娘亲会说,你还小。

这一日,傍晚。

小不点坐了一晚上,一个女子也在隐蔽地方看了一晚上。

傍晚后,小不点离开了石块,回家了。

而女子眼睛则有些红润,抬头看了一眼遥远的东神洲,咬了咬银牙,道:“都四年了,还不回来,死外边了吗?”

她以为有了小孩,就不再想他,可以分一下她的心神。

实际上,她错了。有了小孩,她反倒更想他了。想与他一起照顾小孩,想与他说小孩在怀中的动静,想分享小孩第一次叫娘的喜悦。

还有太多太多。

只不过,那个人至今还没回来。

四年,杳无音讯。

这一日,小不点看着母亲,稚嫩的小脸满是坚毅,道:“娘亲,我要去修炼!”

“嗯?”

“我要与小凝,小凡,小莫一起去修炼!”小不点瓷器一般的脸庞,满是认真道。

尚可本能就想杜绝,可想到秦阳这些日子的孤僻,不由想着,修炼也不错,至少能多与人杰出,点头道:“那好,我们去修炼!”

她带着秦阳走了。

来到了扬城。

无极学府,现在已经是残破九州第一学府,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入此学府。

有名宿子嗣,也有大能子孙都在这学府内求学;而这学府老师更是真玄境起步,无论是师资还是如何,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这一日,无极学府多了一个小孩。

慢慢的,人们又知道这个小孩,没有父亲,只有一个娘亲!

无极学府上下对这小孩也是尤其的关爱,甚至到了一种盲目的呵护。无论是院长杨业,还是太上长老秋风!以及那些名宿导师,都盲目的呵护。

这,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悦。

“哼,不过是一个没爹的杂种而已,凭什么能让这么多人关照!”

“就是!”

“整个无极学府都没有三岁左右的孩子,哪怕是扬城赵家也不敢在十岁之前将孩子送来!那没爹的杂种凭什么可以!”

他们在牢骚,诉说一下心底的不满,却没有看向四周。

不远处,有这一个陶瓷般的小不点,三岁三个月了,他仍然是这般可爱,肌肤晶莹,眼睛乌黑而明亮,只是这一刻,他的眼眸却满是黯淡。

垂着头,耷拉这脸。

一声不吭的朝着回走。

这一刻,他不想修炼了,一辈子都不想修炼了。

一行人,也后知后觉,看到了那小不点,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眸还带着一些不满与抱怨,年纪幼小的他们不懂得隐藏表情,彻底将那小不点给打击。

小不点的护道者,龚三,赵四!

两人都是名镇一方的真玄境,只因困与大能而不得破;因此,做了秦阳的护道者!在他们看来这并非是什么耻辱,毕竟秦川的儿子,天下又有几人可触及?

能成为他的护道者,无论是接近秦川,还是他的崛起,后来都百利而无一害。

而今,小不点的情绪却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他们怎能没有察觉。脸色顿时变了,他们以为在无极学府没人敢欺负秦阳,看这模样分明还是欺负的不小。

对视一眼,二人齐齐看向了面前的女子;他们不过是被尚可召回来,说上一会话的功夫,哪里料到就生了如此事情。

“查!”

尚可美眸一下冷了起来,星辰般的美眸,更绽放了一抹寒气,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一刻钟,她们知道了事情的原由,可脸色却是格外的难堪,若没有意外这绝对是伤了秦阳的心灵!

“找死!”龚三,赵四杀气腾腾。

尚可脸庞也一下疲惫了起来,摆摆手道:“给那几个小孩一个教训即可,不用行师动众!”

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不满,小主公被欺负到这样,在他们看来杀了也不解气。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