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好像……就我一个还未曾破境!”秦川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棋珑距离秦川不远,也听到了这一句,轻笑一声走来,拍了拍秦川的肩头,笑道:“肯定还有人没突破大能的,放心好了!”

令牌震动。

荒原……尽数破之!

;vf{}

山脉……全部大能!

海洋废墟……亦无人例外。

沙漠古寺……却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毕竟,谁敢说:我沙漠古寺有一个人没突破大能,真是废物!

恐怕刚刚完,自己头就和尸体搬家了,所以一个个果断的不说话。

秦川摸了摸鼻子,老脸也微微有些窘,抬头看了看那天,月辉已经彻底散去,赤色的血阳更是遮盖了月亮,他想嘟囔一声:“我说大兄弟,你是不是把我给遗忘了?”

棋珑有些尴尬,拍了拍秦川的肩膀,道:“突破大能不突破大能又有什么,在你眼中,还是如砍瓜切菜似得,一刀一个!”

淡淡的忧伤。

这棋珑来到自己身旁,一口一个大能,若非秦川知道他是无意,恐怕真会认为这是挑衅,这是赤果果的炫耀。

“其实,这突破大能也没什么!”棋珑想了想,又安慰道。

可秦川突然想打人了,嗯……就是这样。

“你看,我突破大能后,除了实力番长了近十倍之外也没什么变化!”

额头已经开始了冒黑线。

“哪怕如此,我感觉在你手中还是撑不过几个回合,所以,大能境嘛,别太在意!”

一旁,一些人都用奇葩的眼神看着棋珑。

秦川认真想了一下,这棋珑是不是在炫耀?

“大能境嘛……!”瞥了一眼都看着自己的目光,棋珑囔囔道:“看我做什么,你们不都是大能境嘛!”

扎心。

倘若棋珑的厮杀水准有说话水平这么高,恐怕就不会被生擒了。

眼见秦川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棋珑一拍秦川肩头,义气道:“兄弟,别怕!谁敢那你没突破大能这件事指指点点……!”

秦川实在是忍不住了,肺腑了一句:“咱能不能不一口一个大能!”

“咳!”

“咳咳!”

棋珑脸色有些窘。

“大能境而已,也不算什么!越级战斗对我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回想一路走来的过程,也不由自我安慰道。

“对对对,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大能嘛!”棋珑也大义凛然配合道。

可在人们眼中,怎么听着怎么怪异,怎么像是: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大能嘛,我说破就破了,就是这么简单!

秦川仰头看着天,陷入了沉思当中,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救这小子?

……

秦川认真想了一下,自己要走,要远离这小子。

当日,秦川直奔而去,前往荒原剑谷。

人们都破了大能,实力成倍成倍的增长,自己必须要悟出第四剑!

第一剑,寂灭!

第二剑,焚生!

第三剑,屠大能!

第四剑秦川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破大能!奶奶的腿,都破了大能,我秦川就不信这个邪了!

带着奋图强,坚毅的念头直奔而回!

三天后。

荒原,一座座峡谷前。

人们看到秦川时,都是微微一怔,没破大能?转而还有一些人狂揉眼睛觉得自己看花了,可仔细看了看,一个个都露出了怪异的神色,真的没破。

剑无极自剑壁前走出,当感受秦川的刹那他豁然睁眼,释放一抹锐利之气,更带着战意,他想与秦川一战,完成这圣人洞府的第一战,更想用秦川来测试测试突破大能的所悟。

可转眼,他眼眸内的战意就逐渐黯淡了起来;因为,秦川未曾破境,不过,还是走了上前,语气平静道:“我要走了!”

“不悟了?”秦川略敢诧异道。

回头看了一眼剑壁,喃喃道:“已经悟透了,无需再悟了!”将目光收回,看向远方眼神逐渐产生火热,道:“反倒是其他地方,我很想去看看。”

“刀宗的刀圣!”

“姬家的姬阳!”

“书院的舜宇,尧皇,夏禹!”

“西洲寺庙的和尚。”

“还有那道门的九字真言!都想去领悟领悟与之交手!”

停顿一下,他眸子锐利中带着一些渴望,道:“本来,第一战我极想与你一战,可惜……你未破境!”

秦川如被暴击,又是未破境。

“不过没关系,我相信我们之间会有一战,期待你破大能!”剑无极轻声道。

可秦川却感觉了无比的扎心,平生……最渴望突破的时候来了。

剑无极走了,可刚迈出脚步就被喊下了,秦川问道:“姬阳如何?”他犹记得自己对华云飞的承诺。要么斩杀姬阳,要么……赠与那些兵器。

剑无极沉吟了数息后,道:“一个很强,很自负的人吧!”

秦川想了一下,姬阳一脉,在姬家有着五尊圣人,如此培育之下,不自负才怪;而他又被人们认为是姬家的下一人圣人……一脉六圣人。

如此,怎么不强,又怎么不自负?

“等某一天,你见了他,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剑无极又道。

剑无极刚走,那红青年赤京就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满脸的兴奋,狂喊:“我破大能了!真是不可思议,本来以为我还要花费数十年才能破的大能,没想到就这样破了!”

秦川摸了摸鼻子,他忽然想说:你这是变相的嘲讽吗?

青小语漂亮的眼眸一闪,她从剑谷中走出。昔日她突破大能后就能安然的行走在剑谷内倒也无需人的庇护,红唇轻启道:“赤京,你不是有所顿悟么?”

赤京一怔,转而明悟了过来,干咳一声:“对对对!”

秦川将目光看向了她,心底顿时流露了复杂之色;她喜欢自己,秦川察觉了,可自己已经与人有约!何况自己对她并没有什么爱意,甚至,始终将她当做一个需要庇护的妹妹来看待。

“你回来……了!”青小语看着这他,眼眸内有着欢喜与雀跃。

可秦川却从她的身旁走了过去,一声不吭,好像就连那一道目光都是随意一撇。

漂亮的脸庞逐渐僵硬,话语也有些凝固,一股无法形容的窒息涌上心头。

“这,是不是太残忍了?”秦川在心底想着。

可转而就露出了坚毅之色,既然不可能成,那就不能给她希望!否则,只是耽误她的青春与时光。

目光中透着坚毅,对她视若无睹。

心在支离破碎,在滴血,有阵阵刺痛的窒息,让她连眼眸都有些微微红,可更多的却是慌张与焦急,她不知道自己哪里让秦川不满了。

一排雪白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让薄薄的嘴唇充血,甚至……咬破了嘴唇,浮现了一滴殷虹的血。

秦川神识一直在默默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可下一息则是坚毅与果断,迈步,进入峡谷;盘膝坐下,将视野进入山壁中,选择冷酷的无视。

可一道倩影,却在无声无息中走来,紧咬着嘴唇,默默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一语不,只是目光透着强烈的倔强与执拗。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