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秦川道:“我要去一趟,太康郡,等我回来再带你回去!”

王莹一双眼眸极其明亮,对秦川完全是言听计从。

“太康郡?”一旁的王子正也是微微一愣,而后错愕道:“去太康郡做什么?”

秦川微微一笑道:“以前有个敌人,现在跑到太康郡了,准备赶去一趟!”

王子正点点头,也道:“那好,祝你好运!”

现在的他,倒是不怎么认为秦川会遭到危险。毕竟,萧安都不敢直面迎战,南丰郡只有一个周通能威胁他。况且,应该也不是去找周通的。

这一日,秦川远去。

十天后。

太康郡,秦川来了。遥遥在郡外就在闭着眼感悟,他在寻找,找青衣中年周通!昔日将自己追杀,眼睁睁的看着扬城就在不远处却不敢进,实在是憋屈至极。

如今,眼神冷漠,带着杀伐之气赶来。

闭着眼眸感悟,找了片刻没有感受什么强势的气息,便冷笑一声:“不出来?不出来,不出来就算了?”

轰!

一步踏出,强势的踩在半空,目光森然冷冽。

城中,有一道中年腾空而气,他眼神冷漠,张口喝道:“太康郡,任何人不得登空,念你年小,此次作罢,再有下次……!”

“滚!”

秦川喝了一字,声音冷漠而强势,更带着一股无以伦比的霸道。

城中,一道道目光抬头望去,可瞬间都愣了,在愣神之后,纷纷诧异道:“那小子活腻歪了吧?那可是周通的人。”

然而,那中年面色噌的一下无比的苍白,脸上再也没了一丝血色。刚刚那一声喝斥,犹如雷霆的响彻,那一道恐怖的眸光,仿佛太古凶兽,恐怖慑人。哪怕是周通都有所欠缺,没有这般强势。

顿时,这位少年郎的名字已经不难猜想。

秦川!

普天之下,唯有这个少年郎敢肆无忌惮的行走在太康郡之上,并且敢如此的嚣张,霸道。

中年畏畏缩缩,哪里还敢放个屁,连忙躬身道:“见过秦前辈,晚辈这就下去,不打搅秦前辈!”

城中,一片哗然。

无数人都懵了,想象当众的镇压并没有出现,反倒是这个年轻人,强势的一批。

继续前行,踩踏在太康郡上,秦川眸子冷冽,直接来到城主府前,他目光俯瞰,俯视整个周家。

有一道身影腾空而起,他是周家的一位强者,面对秦川他并没有什么畏惧之色,因为他们周家有不逊色秦川的强者。

可虽然不畏惧,也不想得罪,脸庞上带着笑容,道:“秦小友。”

秦川扫了他一眼,道:“周通呢。”

顿时,那人的面色略微僵硬,秦川竟然直呼周通的名字,这是不是不太敬?于是便道:“我觉得,晚辈应该对长辈有一点尊敬!”

“尊敬!”秦川笑了出来,嗤鼻道:“他周通也配?”

那人的面色彻底僵硬了,这秦川是要打脸。

他还想再说什么,可秦川扫了他一眼道:“滚,让周通滚来见我!”

立即,这强者的面色阴沉了下去,他沉声道:“小辈,不要太猖狂了!”

“我让你滚,你没听到?”秦川眸子内浮现一缕杀气。

瞬间,那人如坠冰窟,浑身都是冰凉的,他指着秦川愤怒道:“好好好,好一个晚辈!”

嗤!

一道剑气袭来,直接斩掉了那人的手指,道:“我最讨厌别人指着我!”

那人又疼又惧,双目如要喷出愤怒的火焰,怒瞪秦川。

“不服气,不服气就让周通滚出来与我一战!”

“好好好,好一个晚辈,我周家这笔账记下了!”他怒道。

下方,太康郡有太多人露出了疑惑。

秦川此举,寓意何为?

难道不差万里的跑来,就是单纯的为了得罪一下周通。

可这也想不通啊,哪怕是一个二货都不会做出如此白痴的选择,他秦川又怎会做出如此无厘头的行为?

也有一些人露出了似懂非懂的神色,他们想到了周通前往大能洞府。而哪里又是秦川的故乡,可能两者之间发生了点什么。

周家,上下一片愤怒,觉得秦川太过嚣张,一些人还在嚷嚷等周通回来后要无情的镇压秦川,让他知道晚辈终归是晚辈,还没他嚣张的份。

可惜,此刻的周通早已没了踪迹,联系不上。

站在半空,秦川皱了皱眉,他如此嚣张,也是想逼迫周通现身,可惜他太能藏了,至今都没有现身。

俯瞰了一眼周家的人,他没有一巴掌灭掉。

毕竟,昔日周通没有斩杀他的亲人。

目光环视,也知道周通不会现身了,当即有些失望的摇摇头,道:“令人失望,堂堂郡主竟然连出来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一步踏出,选择了离去。

太康镇,一个个人人懵逼,脸上就差写了四个大字:什么情况?

秦川强势的入城,行为举止高调的不能再高调,难道就是在太康郡嚣张一番,炫耀一番,得罪周通一番,然后离去?

这会不会太脑残了。

可眼下,貌似……也确实是如此。

得罪了一番周通,然后走了。

当然,也有一些人明悟了过来,呢喃道:“看来,二人之间,真的是有一些仇恨!”

秦川来到太康郡闹出的事更是极速传递出去,朝着整个苏州覆盖。

那些听闻秦川近日来的举动,一个个都感慨道:“现在,已经是小辈的天下了!”

这秦川先是在柳郡战了周浩,一战成名,响彻整个苏州。随后,前往南丰镇,行为举止更是霸道的没边,当着萧安的面拍死了他的叔父,斩了萧家熟人。而萧安却不敢还手。

此举,震惊整个苏州。

而后,这少年前往太康郡,疑似是要找周通的麻烦,可惜周通已经远遁。

这让许多人感慨道:“得罪谁都好,偏偏不能得罪这秦川。如此年轻,却逼迫的两位郡主退避,不敢缨其锋芒。这是何等的强势。未来,注定纵横苏州而无敌手了!”

哪怕是一些成名已久的名宿,都十分的忌惮道:“这秦川,完全就是一个爆脾气。打这个杀那个,惹不起,惹不起!”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