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你是搞笑的?”秦川是真的笑了,他觉得这人太过天真。

白袍青年双眼也眯起来了,抿起嘴唇道:“看来,你这是逼我动手了?”

“动手吧。”秦川笑眯眯道,浑然不介意道。

二楼,听闻动静的大块头下来了。体型魁梧,身材庞大,一双冷漠的眼神无论看谁都仿佛在看死人,让人心悸,令人心神发颤。

“发生什么事了?”大块头冷漠道。

瞬间,那白袍青年止主了脚步,目中立即浮现了警惕。哪怕大块头没有可以做什么,可在他身上依旧有一股狂野的气息释放,令人心生畏惧。

白袍青年结巴道:“没,没,没事!”当着大块头的面他敢说有事?除非想挨揍。

大块头将目光看向了秦川。

“没,没,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白袍青年语气带着一点结巴,颤颤道。

当即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出了屋子更是直接跑路。

可玩笑,看那体格,还有释放的淡淡气息,莫说是他,哪怕是他们那一洲的前十都不见的能奈何。

“发生了什么?”

秦川无奈道:“一个想打劫我的人!”

“打劫你的人?”大块头愣了。

秦川耸耸肩,道:“不过,已经被你吓跑了。”

顿时,大块头眼神有些怪异,看着那仓惶而逃的人,不由轻声道:“他这是老寿星上吊么?”

整个潜龙试炼,若说谁实力最强,以大块头的目光来看,想都不想必然是秦川。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被人打劫。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二楼有什么东西?”秦川笑问。

“没什么好东西,不是真正的秘籍阁,只有几本玄级秘籍!”大块头道。

“那咱们走吧!”秦川说道。

二人离开了院子,继续朝着里面深入,至于那个白袍青年对秦川来说只是一个路过,根本没引起他的在意。

一路前行,一晃眼过去了数个时辰。

突然,一阵激烈的打斗声隔着不远,传入了秦川大块头耳中。

“去看看!”

当秦川赶到的时候,激战已经落幕。

那一处院子更是残破不堪,一个身着白袍的青年躺在地,嘴角躺着血,他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刚刚打劫过秦川的白袍青年!

那白袍青年目中充满了憋屈,愤怒!之前他还在打劫一个十分孱弱的小子,可惜被他身后的大块头给挡住了。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别人打劫自己了。

那股郁闷心情可想而知。

一番大战,很不幸,他败了。

击败他的青年,居高临下,俯瞰他,冷声道:“败给我,你不冤!在大西洲,我排名第三。”

白袍青年挣扎的起身,目光流转似乎想寻求逃走的希望。

“将所有东西全部交给我,我不杀你!毕竟,能来到这里都不容易,上天有好生之德。而我,张瑞士更是如此!”

那白袍青年目中有愤怒之色,他要是信了这话就邪门了,还上天有好生之德。若非自己有压箱底牌,刚刚动用,让他觉得无法斩杀自己,恐怕早就动杀手了。

张瑞士顿了一下,眯起眼,目中闪过一道凌厉之色,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逃走。凭借你的状态,从我手中逃走,恐怕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到时候,你还能认为能从第二人手中逃走?”

白袍青年的面色变了,这是他最担忧的。

“给你十息的时间考虑!”

“十,九,八……三!”张瑞士的目光也愈发的凌厉起来,有随时都会动手的念头。

那白袍青年一咬牙道:“我给你,但是你必须要放了我!否则,我不惜代价,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让你重伤。被他人追杀!”

张瑞士,嘴角噙着一缕笑意道:“自然不会,甚至我还可以考虑对你进行一阵庇护!”

“给!”

突然,张瑞士脸上的笑意凝固了,浑身汗毛蹭的一下直接炸开,心底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只想狂呼一声:“尼玛,这个煞星怎么来了!”

没错,他的对面正是秦川。

秦川走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眼神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想说:“现在的人,都这么流行打劫了么?”

大块头眼神直接看向了白袍青年,显然认出了这小子。

白袍青年面色僵硬,他莫非是想要耍赖,直接动杀手?可转而他听到一句熟悉的声音。听不清是谁的声音,总之却能确定,这个人与自己说过话。

“呦,是你!”

白袍青年望去,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他突然明白,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大西洲第三也就罢了。现在自己刚刚要打劫的小子,还跟着一个壮汉来了。这尼玛……还能不能活了。

白袍青年并不知道,相比于他的绝望。张瑞士可是觉得整个世界轰然一下塌了。

尼玛,这个煞星来了。来也就来了,自己还正在打劫他的朋友。顿时,他觉得生无可恋。一想到赵师兄的下场,堂堂大西洲第一天骄,在他面前连个屁都没方就被一棍打死了。

眼下,自己恐怕还不够他一巴掌拍的。顿时,他浑身颤抖,觉得生无可恋。强忍着浑身发麻,逃亡的念头,颤抖道:“秦,秦,秦……秦前辈!”

顿时,几人都愣了。

“秦前辈,这是在叫自己么?”

感受秦川的目光,张瑞士硬着头皮道:“秦,秦前辈,秦大哥……秦爷爷?”他这是要抓狂了,我叫这么多声,你倒是有个表态啊。

秦川微微一笑,轻声道:“名字只是一个称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

张瑞士浑身颤抖,这尼玛要算账了!要是换做别人露出这么和善的笑容,他都认为没什么大事。可就是这小子,笑呵呵的斩了长衫青年一臂,一棍打死了赵师兄。

顿时,他觉得自己半步步入了深渊,硬着头皮结巴道:“我,我……我们这是在玩游戏?”

“哦,是么?”秦川笑眯眯道。

“输了,输了,输了就是付出全部东西的代价!”张瑞上一咬牙,将身上的虚空戒直接递了过来。

秦川哪里不明白他的小九九,微微示意。大块头面无表情的收走了虚空戒。

秦川笑呵呵道:“你们继续,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您慢走!”张瑞士陪着笑道。

目睹二人离去,张瑞士大送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面,浑身都是冷汗,结巴道:“还,还,还好老子命大!”

可一旁的白袍青年却是懵了,这……是什么个情况?

眼前这小子,莫非是装腔作势,毛都没有。可转而,他就连连摇头否定了这个念头,刚刚张瑞士击败自己的实力,哪怕在自己洲也能排进前三,做不的假。

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怕?那大块头虽然看上去不错,可也不一定能奈何的了他。况且,他对一个毛头小子如此卑躬屈膝是不是太过了?

哪怕那小子家里有大背景,可在这又有毛用?

他百思不得其解。

而张瑞士,这一刻才突然惊醒,自己身旁貌似还有一个即将被打劫的人。只是眼下,他不敢再用打劫他那一套了,转而陪着笑脸,恭维道:“白袍老哥?”

白袍青年一愣,这恭维的笑脸,是不是虚假的有点过了。

顿时,张瑞士一慌,万一这小子一声吆喝让秦川去而复返,他怎么般,当即小心翼翼的道:“老哥,亲哥哥!”

白袍青年被叫的晕晕乎乎,张口就嗯了一声。

、b更新最√快上(#0%k

“亲哥哥,你与他什么关系?”张瑞士小心翼翼试探的问。同时心底那是一个愤怒,你说你连秦川都能攀上关系,你他妈嚷嚷一声,我是秦川的xx好友!你看谁敢动你一根汗毛?

“他?我不认识啊。”

空气,莫名的寂静。

张瑞士的面色也逐渐转变了,笑脸更是不复存在。

然而,白袍青年却是恍若未曾察觉,自语道:“我真的不认识他,就之前一不小心差点对他进行打劫。”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