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斜睨他,又道:“也你不用太灰心,没办法,谁让我秦川,一生无敌,从未落败!所以你败给我并不算羞辱!”

秦川不说还好,一说,让他气的浑身都是颤抖。

他是谁,江府柳氏的天骄,真武三重天!而今对战一个融灵境,还是偏僻地方的小子!按理说一巴掌的事,却打到最后惨败。现在反倒被一番讥讽中的安慰。让他浑身都是颤抖的。

江府一些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眼眸都露出了一抹异色,缓缓道:“这秦川,确实有些水准!”

“这一次,柳氏是真的要认栽了!我记得,柳氏出动最强的也不过是柳呈祥,而现在明显不够看!除非要柳氏前十甚至是第一,否则根本难以奈何秦川。”

大长老眼眸内闪过一抹异色,实在是秦川的成长速度太过惊人。

/#'正x~版-m首z发0

昔日第一次将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家伙,在参加考核!一晃眼,现在已经成长为这个地步,连真武境的天骄都能随意的击败。

同时他还知道秦川没有倾尽全力。因为,秦川的眼眸还处在漆黑清澈明亮!一旦秦川眼眸转化成金色,实力更进一步,恐怕连真武四重天的人也难以奈何。

柳宗面色阴沉入水,秦川的潜力他看到了,一种武学而已尚且练习到了极尽!倘若修为再前进些许,未来未必不能成为下一个紫菱。到时候,秦川报复回来,他柳氏可是吃不消。

心底有了念头后,就冷冷道:“紫菱,将他交给我,我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

紫菱只是冷笑。

“一本玄级高级武学,一件真元境兵器!”

下方,不少人漏出了吃惊之色。哪怕是剑尘都微微吃惊,嘟囔一句:“这两样东西要是换成金币,可是一座城池的价格!”

瞬间,那些不了解的人纷纷露出震撼的神色。

秦川也微微眯起眼,眼眸有些凌厉,说道:“好大的手笔,一座城的价格来换取的性命!”同时也有些许担忧。

剑尘拍了拍秦川的肩膀,自信道:“放心,我们师傅不是这种人!”

紫菱眼神冷漠,冷冰冰道:“你柳宗,是在羞辱我么!”

柳宗眼神寒冷,说道:“他不过是你新收的一个徒弟,能给你带来什么?你要想收,一句话,无数天骄趋之若鹜!为了一个他与我柳氏决裂,值得么!”

紫菱冷笑一声:“就是我这个新收的徒弟,上来就能给我带来一座城池的价格!我随便收个徒弟,他们可以么?”

柳宗神色彻底冷了下去。

目光一撇,看向了江府的几位少年,冷幽幽道:“谁杀了此子,一件玄级高级武学,一件真元境兵器全部归他!并且无用担忧紫菱的报复,本座一力承担!”

瞬间,几人怦然心动。可理智告诉他们,秦川不好杀。

柳宗身为一族之长自然看出他们的念头,当即冷笑道:“当我柳族前十天骄来临,就没你们的屁事了!是战是旁观,自己心里想着点!”

几人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秦川明显不想是普通的蛮夷,可以轻松虐杀。

可那一股奖励,也是让人怦然心动。

秦川也在冷笑,这柳宗真是好大的手臂,柳氏来人打不过自己,立即许下承诺,让旁人出手来围杀自己。

有一位青年走了出来,眼神有些火热,这代价明显有些大。他知道,若是让柳氏,或者江氏的其他人到来,就没自己的事了,自己必须要先一步做出决定。列如眼下,先一步宰了秦川。

“本来不想杀你,毕竟这蛮夷之地难得的出现一位天骄,就这样死了太过可惜,然而没办法,有人要你的命!”

秦川目光直接泛起冷冽之色,说道:“何必假惺惺作态,要战就来,不战就滚!”

“你!”这高瘦青年立即浮现了怒色。

“滚滚滚,下一个!”秦川一挥手,直接喝道。

“你找死!”这高瘦青年勃然大怒,一个箭步重了过来,身上的修为更是直接绽放。真武五重天!

秦川微微眯眼,难怪这高瘦青年见识了自己的实力还敢冲来,果真有一定的底气和实力。可他认为这样就吃定了自己?

瞳孔绽放一道金色的光束,身上的气势勃然大变,气势骤然番长,仿佛一尊站着的武神,气势尤其的慑人。

一拂袖,四柄漆黑剑胎浮现,带着铮铮剑鸣,一个盘旋,直接杀去。

咻!

一柄剑胎破空而去,犹如墨龙咆哮,露出狰狞的獠牙,朝着他扑杀。

高瘦青年抬手打出一道金光灿灿的印记,十分的耀眼。

可剑胎刹那就洞穿了那印记。

“这是什么剑术?”高瘦青年大惊,这剑胎太过凌厉,也给他一股无法形容的重量。

秦川冷笑一声,继续催促其他三柄剑胎围绕杀去。

“找死!”高瘦青年又惊又怒。

手中浮现一柄火红色的长枪,连连点出。

叮叮当当!

交火见不断发出碰撞声,尖锐而刺耳,同时高瘦青年的身形在踉跄倒退。

只是短短的数息,他手中的火红长枪便被折断,被漆黑剑胎给斩成两半。

高瘦青年又惊又怒,连连吼道:“住手,住手,快住手!”

秦川嘴角噙着一抹冷冽的笑容,说道:“白痴!”

噗嗤!

剑胎盘旋,直接剿杀。

“他有危险了!”

“结局已经注定了!”

同时也有人看向了柳宗,因为柳宗再不出手,恐怕那高瘦青年就要被杀了。

高瘦青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秦川要杀他,他慌张了,连忙张口骇然的求救:“前辈,快救我!”

“扑哧!”

一道剑光闪过,直接割了他的头颅,将他斩杀。

江府众多天骄对视一眼,脊背都在发寒!他们不过与高瘦青年实力相仿,倘若真的上去,下场也是一样。可这不是让他们心寒的,真正让他们心寒的是柳宗的做法,浑然无视。

柳宗微微摇头,轻叹道:“不是我不想救,而是紫菱真人在看着我!无法腾出身手救援!”

江府几人都有些心冷,知道柳宗纯属瞎扯,能救他儿子柳呈祥,就不能救高瘦青年了?分明就是想让高瘦青年背后的势力给拖下水。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