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上前迈出了一步,可犹豫了一下还是微微放弃,对着秦欣柔和道:“没事,我先将你安顿好!”这数百道如狼似虎的一般的眼神,让秦川可不敢将秦欣单独留下。

无极学府有无数人睁大了眼,呆呆道:“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哥?”

“莫非他们是兄妹!”

霎时,不知多少人的心思活跃了起来,倘若二人是兄妹,那秦欣岂不是无主之物!自己,是不是还能奋力一博,追上一追。

那心碎的声音在这一刻纷纷复原,一道道眼眸绽放希望之色。

原本还有人觉得失恋了,要去喝酒疗伤。可眼下,纷纷精神振奋。

可一道冷漠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再度碎了。

“啊……我的心,我的肺……我的肝,我的啤……我的胃!”陈杰痛心疾首道。

立即有人白了他一眼道:“你瞎嚎嚎什么!”

“我的初恋……她竟然,她竟然,她竟然与秦川做出这种事!”陈杰捂着胸口,心痛的大喊。

“什么……事!”人们的口气有些不自然了。

“你想想啊,秦川是一个孤儿已经确定无疑!那这女人肯定不是秦川亲妹妹,既然不是,那她只有与秦川发生亲昵关系后,才会习惯性的叫秦川哥哥!这是我多年的经验,毋庸置疑!”陈杰心痛的呐喊。

啪,啪,啪!

不少人的心再度碎了,一个个都觉得生活失去了色彩。

;e正版#首v?发w|0;

痛苦哀嚎道:“我又失恋了!”

“一天内……我竟然失恋两次!”

“兄弟……同病相怜啊,我也是!”

秦川额头直冒黑线,这陈杰没事在那瞎叨叨什么,不由撇了他一眼道:“陈杰师兄,你是看师弟没挑战你,专门在提醒我么!”

瞬间,陈杰吓得一个激灵,痛心的神色一扫而空,连忙挤出谄笑:“咳咳,那什么,秦川师弟说笑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

“无耻!”不知多少人心底同时骂道。

而秦欣也面色羞红,瞪了一眼陈杰道:“你瞎说什么,他是我亲哥!”

“嗯?”

“嗯?”

“嗯?”

“我听到了什么?”

然而,秦川却懒得再与他们废话了,拉着秦欣的小手直奔自己的院子。

一路走来,自然是各种各样的目光投射而来,秦川一瞪眼扫视他们,说道:“一群色狼,别想打我妹的注意!”

一群人讪笑,心底肺腑道:“这个妹控~!”

回到院子,剑尘已经先一步回来,急匆匆的换了件干净的衣衫,整理一下发丝,将自己调整的风流倜傥。微微一笑道:“你就是秦川的妹妹吧!”

秦川眼睛都有些直了,这剑尘,平日里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可眼下,竟然整的……这么潇洒(骚包)!

秦欣也眼眸微亮闪过一抹波澜,对剑尘的好感不错!剑尘本来容颜就不俗,剑眉星目,面容坚毅如刀削,身为扬城曾经的第一天骄,气势自然是十足!

“你好,我是秦欣!”秦欣微微一笑,笑容很迷人。

剑尘带着笑,牙齿莹白,气质温润如玉:“秦川应该给你提起过我,我是他师兄,剑尘!”

秦欣还是微微一愣,而后眼眸果断闪过警惕,心底更暗暗道:“就是这个大色胚将哥哥带坏,一定要和他保持足够的距离!”

剑尘也是突然一愣,因为接下来秦欣的态度完全展开了一百八十度大旋转

秦川自然是知道前因后果,有些心虚的干咳一声:“那什么,我去看看尚可!”

剑尘一瞪眼,他不傻,自然猜出了什么问题!眼见秦川想溜,当即一瞪眼。

可秦川嗖的一下溜走了,根本不给剑尘开口强留的机会。

“尚可!”

“尚可!”

“我是秦川,开门!”

门外,秦川等候了好久。心底也是颇为郁闷,知道闹了个大乌龙,心底更是愤愤道:“都怪该死的林族,不然哪里会发生这种事!”

门外,早来了一堆人在看戏,一个个蹲在哪里,面上含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彼此交谈。

“你们说秦川多久后,才能进去!”

“嗯,以尚可那脾气少说也要晾他几天!”

“来来来,我下注,我赌秦川在这干瞪一天连门都进不去!”

“我赌秦川在这瞪五个时辰,狼狈回去!”

“我赌秦川干脆在这堵门,一赌三天!反正这小子也没少堵门!”

乔山和一众新人也来了,看到下注一个个眼眸都亮了!尤其是乔山,他更是了解秦川,知道他不是一个拖拉的人,当即嘿嘿一笑:“那我也来下注,我赌一刻钟内,秦川肯定会进去!”

一众老生纷纷嗤鼻,以一种老成的姿态教训乔山,道:“看在你是新人的份上给你提个醒,别乱下注!这尚可的脾气你不知道!等你了解了,就会知道自己这番话有多白痴!”

乔山摸了摸鼻子,想说:“那你们知道秦川的脾气么?”不过为了赚钱,干咳一声:“没关系,来来来,我压一刻钟!”

老生们也不再提醒,反正已经提醒过了,有钱赚怎能不赚。一个个看着乔山都如看傻子一般。

齐浩浩,吴秋生等人也纷纷下注。

一时间,一众老生如看傻子一般看着所有新生。更有人在小声的嘀咕:“这群新人,莫非都是傻子不成?”

干等,干等!

里面连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再联想到尚可的火爆小脾气,秦川心一横一脚踹开了大门,强势走了进去。

门外还有匆忙赶来下注的人,纷纷一愣。转而全部懵了。

“这……!”

“这……!”

“这……不按常理出牌!”

乔山,齐浩浩,王龙等人大为兴奋,对视一眼,充满了贼笑,知道这一次赚大发了。

强势的走进院子,秦川哼唧一声:“你还反了不成,连我叫门都不开,敢晾我一个时辰!”只所以这样喊道,也是因为心虚,为了给自己壮气,又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所以才强势道。

门外,一众学员目瞪口呆,纷纷瞠目结舌道:“这秦川,也太霸道了!”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