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柄银龙在半空中飞舞,不断击出,以各个刁钻的角度刺出,让他们防不胜防,根本难以脱离剑阵。

可那四柄银剑在这一刻也残破不堪,好好的长剑,现在尽是一口口豁子,甚至还有一柄整个剑身都弥漫了裂纹,眼看就是支撑不了多久。

那四人也慌了,乱了心神。

他们没想到秦川这般强势,以一敌三,还强势的将他们全部伏诛,甚至是连他们崩碎利剑的时间都没给腾出。眼看秦川杀气腾腾奔来,四人都慌了,有些乱了心神。

秦川嘴角闪过一抹冷笑道:“现在,该你们了!”

“咻!”

秦川冲去,脚下步伐如飞,一个晃眼直接来到一位锦衣青年身前,这位青年虽然身着锦衣,可却有些凄惨,那紫金衣袍尽数裂开,被利剑活活割裂,乍一看,当真是比乞丐还要悲催,凄惨。

没有犹豫,直接动用无极拳,崩,揉,爆,黏一瞬间缠住了他。

嘭嘭!

爆响如雷,交织一瞬间,大地顷刻浮现一道道沟壑,沟壑很深有一米多,并且还有一道道裂纹在弥漫,仿佛蛛网一般。

无极学府,有长老面皮狂跳,嘴角不断抽搐:“这,这……这损坏的大地,谁出钱修复?”

“秦川,你别欺人太甚!”那被秦川缠住的紫衫青年怒道。

“砰!”

可回应他的却是那股霸道与强势。

“你们三人快快挣脱利剑前来助我!”紫衫青年慌张道。现在的他全方面被秦川压制,心底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畏惧。

咻!

秦川持着裂纹弥漫的长剑,一剑刺去凌厉无比。

紫衫青年极速倒退,暂避锋芒。可他终究是小觑了这一剑的速度,扑哧!这一剑,刺在了他的右肩之上,削掉了一大块血肉。

“啊……!”他疼痛的大叫,目次欲裂发狂道:“秦川这是你逼我的!”

手中红光一闪,出现一柄长枪,长枪暗红,如在血液中沁泡了数十年,一股浓厚的粘稠腥味直接扑入鼻息。

“唰!”

秦川汗毛都在张开,脚步飞一般的倒退,不再采取强硬攻势,觉得这柄暗红长矛有古怪!明明上方没有一滴的血液,可秦川看去就放佛是一个血池,有无穷的血液要滴落。

哪怕是剑尘的师傅,看到这柄长矛面色都是微变,凝重自语:“这长矛,有问题!”

噌!

那紫衫青年双眼顷刻血红,面庞更是狰狞可怖,身上却有一股浓厚的气息崛起,仿佛换了一个人,杀气滔天,戾气无边。

秦川自问杀过不少人,一身戾气浓厚无比,可比起现在的紫衫青年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这……!”无极学府,不少人惊道。面上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天穹之上,刹那有乌云缭绕,云层当中游走一道道白色的闪电,还有紫色的雷霆,似乎不允许这长矛出世,一出现必将毁灭。

“秦川,这是你逼我的!”紫衫青年歇斯底里的咆哮,面目狰狞可怕。

轰隆!

天穹刹那降下一道紫色的雷霆,有拳头大小,蓦然劈下,要将紫衫青年活活劈成一团黑炭。

可那紫衫青年却抬矛一指,直指苍天。

轰隆隆~!

紫色雷霆劈下,足以击穿山河,可长矛一矛刺出直接崩碎了那道雷霆,让紫色的雷霆化作满天细小的丝丝,四处溅射。

可这一举动也惹怒了苍天,一道道雷霆轰然劈下,紫色,蓝色,黑色,白色!各种雷霆轰鸣落下,让整个天空瞬间化作了雷域。

紫衫青年眼眸血红,盯着秦川面无表情。仿佛换了一个人!

轰!

秦川脑海都在这一刻炸开,刚刚与他对视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那魔鬼身后屠了一座城,尸体堆积了一座山。

“咻!”

在秦川失神一刹那,紫衫青年动了,手持长矛蓦然一刺。

轰隆!

那虚空直接被割裂,仿佛一张薄纸,一捅边破!而他的身后浮现虚影,那是一面汪洋,血海汪洋,用血液堆积起来的汪洋。虚影横跨长空,染红了整个天际。

那五颜六色的雷霆尽数被血海所吞没,根本难以降下。甚至,那血海汪洋还准备吞没雷云。

“这……!”莫说是杨业,哪怕是剑尘师傅都惊悚的喊道,全身汗毛都在炸开。

这景象,太恐怖,太吓人。

嗡!

秦川全身冰凉,他仿佛被一头太古凶兽冷悠悠的盯着,全身上下瞬间失去感触,莫说抵抗,连动一下都不可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凶兽吞没自己。

他想挣扎,可莫说肉体连灵魂都无法挣扎这让他绝望!“给我破!”他愤怒的喊道,可全身上下冰凉入柱,难以动弹。

c☆p。首发,j0wz

可突然,秦川的脑海深处浮现了一道道莹辉。仿佛萤火虫一般,一粒接着一粒。它们闪烁散发自己微弱的光辉又以一种极速融合。

秦川懵了,因为这景象有些熟悉,他仿佛在哪里看到过。

“嗡!”

伴随嗡鸣,这道光辉直接凝成了一个人影。那人影皮包骨头,没有一点的血肉。

秦川骤然一惊,是他……青云!他在激活自己斗战圣体后就炸开了化作这些莹辉没想到竟然留在了自己的识海当中。

那皮包骨头的人目光慈祥的看了一眼秦川,轻笑一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遇到了危机!老夫青云,只能帮你一次,这一次后老夫将从世界上彻底消亡!”

那老人迈出一步,走出了秦川的识海,面对那长矛目中浮现了一抹惊异之色,抬手刹那,天宇震动,苍穹之外闪烁万道星辰,光芒照射凝聚成一道巨大的光束。

光束坠下,一颗颗星辰都显得微小,显得如此薄弱。仿佛轻轻一触就会爆开。

没有滔天的轰鸣,一切都显得是如此寂静,如此无声。

可刹那见长矛不知抖动了多少此,不知与那老人交手了多少回合。当一切黯淡后,那长矛已经不见了踪影。似乎是划破了虚空,遁走了!

那老人也浑身布满了裂纹,回首看了一眼秦川慈祥一笑道:“关于事后无需担忧,我已经篡改了他们的记忆,不会有人记得这一幕!”

略顿一下,他强调道:“记住,老夫青云,有恩与你!”

轰!

这一次,那老人是彻底殒去,消散与天地见,而非秦川的识海。

而秦川也仿佛虚脱了,全身都是冷汗,刚刚他差一点死。

看着那满天飘零的光芒,秦川内心闪过悲恸,他知道这位连番有恩与他的人,彻底死了。

可悲伤的情绪没有持续太久,他眼眸顷刻迸射一道强烈杀气,对紫衫青年的恨早已到达极致,咬牙切齿道:“我必杀你!”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