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秦川朦胧的睁开眼眸,入目则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这让他微微松口气。

那魁梧中年太强了,真武境!超越了秦川太多太多,根本就无法抗衡!不过秦川也很庆幸,庆幸自己突破到了融灵,否则第一时间都将会被斩杀。

可心底却在这一刻泛起了一阵寒意,对林族的恨,更增加了三分。目中闪过一道狠色,呢喃道:“我还是太弱,还需要更强!倘若我学会了御剑术,面对那魁梧中年就不会如此的无力!”

走下床,出了里屋,来到院子静静盘坐。

不过片刻,秋风走了过来,看向秦川目中带着一抹歉意,亏欠昔日没保护好秦川,险些让秦川死去。

秦川连忙起身,躬身一拜,行个大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昔日若非秋风及时感到,自己真的要死翘翘。

秋风柔笑了一声,转移话题道:“这几日你别外出了,争取再提升一下实力!”

秦川眼眸闪烁一道寒芒,道:“江府的人,到了?”

v“看?正{g版章$c节bb上nv0《x

秋风摇摇头道:“还没有,不过也就在这几日了。”

秦川嗯了一声,心底的战意也在逐渐的平复。

秋风缓缓道:“我对林家的御剑术有些许了解,你用出来,我指点指点你!”

秦川讪讪一笑道:“等我片刻!”虽然秦川获得了御剑术,可一心想着突破融灵,倒也忽略了它。眼下匆忙拿出,连忙翻看。

一刻钟后,秦川闭上眼眸,呢喃一声:“不得不说,这御剑术很强,能成为高级武学确实有这个资本。”

秋风轻笑一声,丢给秦川一柄长剑,剑身三尺七寸,净重七斤二两,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

秦川接过用灵气操控长剑,咻的一声脱手而出。

剑速缓慢,剑身更有些僵硬,莫说随便抖动便是一道剑花,就连直行都是一个问题。

秋风微笑教导道:“剑,有诸般用法,可刺,可挑,可点,可崩,可挂,可扫,可斩,可截……!”

“而你要做的就是将这灵气操控剑术如操控自己手臂一般即可!”

“你要忘记你这是在御剑,权当是自己手臂在动!”

“闭着眼,不去思考,不去看!”

秦川闭起眼眸,全部心神都凝固在一柄剑上,直刺,斜斩……横扫!一个个简单的步骤僵硬的用出,不过短短数个时辰,秦川已经可以操控长剑抖起一个剑花。

殊不知,一侧的秋风早已瞪圆了眼,眼珠子都险些凸出来!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秦川从毛也不会,就抖出一个剑花。

原本,按照他的一步步指导,料想秦川三天之内能初入门径,手臂轻抖便是一个剑花即可!哪里料到这才数个时辰就做到了这一步。

许久后,秦川悠悠睁开眼眸,看向秋风讪讪一笑道:“前辈,我是不是太笨了!数个时辰才抖出一个剑花!”

秦川不是故意炫耀,实在是看林牧,意念一动就是一个剑花,单人指挥数柄利剑如操控自己的手臂,以各种刁钻的角度刺来,实在是用剑娴熟。

可秦川浑然忘记了,林牧苦练御剑术多久,自己才连御剑术多久。

秋风原本想夸赞秦川的话语全部憋在了喉咙,心底那是一阵不爽,认为秦川这是在故意炫耀自己的天赋。心底哼唧一声:“还想给我装,我骗不让你成功!”

侃侃说道:“还不错,今天你先一人掌控数柄剑再说!”

叮叮!

秋风又丢下了数柄长剑,转身离去。

秦川眼眸绽放一道奋斗之色,暗暗道:“林牧连我都不如尚且能操控四柄长剑,我又如何不能?”

锵锵!

灵气控制剩余三柄长剑,一同腾空。

咻咻!

四柄长剑一同刺去,明明是一个直线,却刺出个弯弯曲曲仿佛蚯蚓爬过留下的痕迹。

秦川讪讪一笑,暗道:“还好秋风前辈不在,不然真是丢脸丢大发了!连直线都刺不出来!”

殊不知,秋风要是在这定然会震惊的合不拢嘴。那可是四柄长剑,秦川才学习多久,按理说掌控一柄都是天才了,又哪里有心神一下操控四柄。

可现在,秦川就是一下操控四柄长剑,虽然弯弯曲曲,可依旧算是艰难腾空。

如果林牧复活,看到这一幕,恐怕会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学了两个月才能一下控制四柄长剑,这尚且让他兴奋的不得了!可反观秦川,才数个时辰,并且……还不满足!

咻!

四柄长剑在弯曲当中逐渐练习,而秦川也一次比一次熟练。

傍晚时分,秦川收回四柄长剑,面上带着汗珠,可却有着一抹笑容,灿烂的笑容。

秋风悠悠走来,心底也有着小得以,哼哼,让你小子给我装逼,一下丢你四柄长剑,看你小子还怎么炫耀。面上更是满含关心的问道:“秦川,练习的怎样!”

秦川露出一抹淳朴而灿烂的笑容道:“还算小有成就!”

秋风暗道:“还给我装?”表面更是微笑道:“那你试试!”

秦川也正想让秋风给自己指导指导,说道:“不敢说初入门径,可还望前辈指点指点!”

秋风抚了抚白发胡须,微笑点头,道:“自然!”

嗡!

意念一动,一柄长剑咻的一下腾空,手臂一抖便是一个剑花,意念一动以各州刁钻的角度刺去。仿佛指挥自己手臂一般。

秋风心底一个咯噔,嘀咕一声:“这小子练剑,怎么这么厉害?”不过表面为了不让秦川得以,依旧微笑道:“还不错!”

嗡!

又一柄长剑腾空,在半空一个盘旋环绕。

秋风抚须的动作也微微一滞,眼神有些怪异,嘀咕一句:“这小子……怪胎吧!一天之内竟然练会了两把剑!”

嗖!

手臂一抖,两柄剑同时刺出一个剑花。

扑哧!

秋风那抚须的动作,直接揪掉了一小簇胡子,心底狂呼:“这,这……这两柄剑花!”

嗡!

有一柄长剑离地而起。

秋风眼皮子狂跳隐约有不详的感觉,心道:“该,该……该不会一下可控制三柄长剑吧?”

咻!

三柄长剑一同盘旋,环绕,刺出剑花,仿佛剑舞!

这看的秋风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了。

好在秦川的全部心神都在御剑之上,倒也没关注秋风的神色。

嗡!

又一柄长剑离地而起。

秋风心底一个咯噔,这小子……莫非,还要耍四柄?

铛铛!

剑与剑交割碰撞,仿佛是两个人分别操控两柄剑在半空厮杀!

秋风狂揉了揉眼瞪的老大,脖子伸出老长,就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片刻后,秦川收剑,额头泛起一抹汗水,嘀咕一声:“还是太笨,林牧那用完御剑术轻松就用其他剑术,再看看我……还是差了好多!”

秋风双眼一片赤红,瞪着秦川,想说:“你丫的能和他比?他修炼了多久,你才修炼多久?”

揉了揉太阳穴,放松一下心神,眼眸一片明亮,看向秋风纯真道:“前辈,我这……算不算初入门径!是不是,还有好多缺陷!”

看着那认真的神色,秋风嘴角不断抽搐,看着秦川如看怪胎。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