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发了尚可,孤身一人回到院子,秦川呢喃一声:“接下来,要快速修炼了!”

闭着眼眸,在缓缓凝聚体内灵气。

开脉境:开启的是体内十二条经脉!

聚气境:聚的是天地灵气。

秦川如今是聚气境三重天,并且卡在这个境界已经许久了;而今深吸口气在今夜要一鼓作气突破聚气境四重天。

深夜微凉,繁星点点。

扬城,无极学府一间偏僻的院落内,一位少年周身激荡灵气,荡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仿佛一块石头丢在了湖泊荡起了涟漪。

少年体内传来阵阵的轰鸣,如长江之水绝提而下,轰轰作响势不可挡。伴随轰鸣,少年再度破开一重天。

聚气境,四重天。

许久后,少年睁开眼眸,目中绽放一道熠熠光辉直接划破了宁静的黑夜,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呢喃一声:“突破了!”

“突破了,又怎样?还是难逃一死!”一道冰冷的声音回荡在秦川的耳畔。

秦川抬头,看到了哪位青年,面如冠玉,微笑起来令人和睦春风。

“张洋!”秦川脱口而出。

张洋上上下下打量秦川,心底带着一些诧异与不解:“以你聚气境四重天的修为,林凡一巴掌就能将你打的找不到东南西北!又为何不惜花下重金,请我来杀你?”

秦川目光一下冷冽了起来,带着寒意说道:“为了一点钱,就要残害同门?”

张洋摇摇头道:“自然不是,我欠林家一个恩情,如今还了恩情,又得了重金!自然是稳赚不赔!”

“那就动手吧!”秦川心底战意攀升,因为突破从而底气更浓烈了三分。

“先被着急赴死。今晚在街道上我见你双眼有黑色转换成金黄色,不知是什么武学,交给我,我可留你一条全尸。”张洋不急不缓道,看着秦川如扫视笼子中的猎物。

秦川眯起双眼,泛着冷笑道:“你确定,你吃定了我?”

张洋肯定的点头:“之前在街道上相遇还有些忌惮,怕阴沟里翻船。不过刚刚来的时候,刚巧看到你突破完成,聚气四重天的实力,还是可以吃下的。”

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秦川暗暗蓄势。

张洋将一切都看在眼中,摇摇头,如看蝼蚁一般,怜悯道:“你没有胜算的,若是乖乖的将东西交给我,我可以完成一道你的遗言!否则,不仅要杀了你,还会将你丢在凶兽口中,将你喂食凶兽。”

“无极学府,怎能有你这种人?”秦川心底泛着一腔热血的杀气,为了利益残杀同门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死后喂食凶兽;这和秦阳镇的那群嘴脸恶人又有什么区别?

“你让我生气了,倘若老老实实交出那门功法,我还可以考虑给你全尸!再敢激怒我,让你死之前常受抽筋拔骨之痛!”张洋温和一笑,可眼下的笑容尽是阴森。

砰!

秦川一拳直接轰击砸了过去,要打烂张洋的嘴脸。

“蝼蚁,不自量力,我将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张洋摇头,目中满是不屑。只是轻轻一点就妄想击败秦川。

灵气自体内溢出,化作一柄利剑,一剑斩来,要斩了秦川的右臂。

秦川心底泛着冷笑,本来还以为这是一场恶战,眼下张洋既然如此托大,那只能送他去西天。

嗖!

动用无极拳一个踏步冲了过去。

张洋脸上浮现一抹诧异,惊叹道:“短短一天的时间就能连到这一步,确实是个天才!只是很可惜,又要夭折我手中!仔细算起来,你是我第十一个夭折的天才!”

“那前十个天才天赋都在我之上,不过被我称兄道弟偷袭暗算全部死去!你也不用感觉孤寂,我会陆续发现一些新天才,而后一一送他们陪你上路!”

他自顾自的说,完全没将秦川放在眼中,甚至眼神还有些迷离,似乎在幻想自己夭折其他天才的一幕。

嘭!

可突然,一声巨响让他心神收拢。

只见那灵气幻化的一柄剑气直接被秦川打碎。拳与剑碰撞,剑身不过微微停顿一下转而一道道裂纹弥漫剑身伴随轰鸣直接爆开。

而这一拳更是穿过剑气,直至张洋。

张洋目中略显诧异,呢喃一声:“难怪林凡请我出手,果真有两把刷子!可依旧不够看啊!”

他右手握拳轻轻一击,空气传来一连串的刺爆之音;左手更是一巴掌抽去,姿态随意,要抽秦川的脸颊。

嘭!

一道闷响秦川那倾尽全力的一拳尽数宣泄而下。

张洋面上随意而放松的姿态顷刻消失,有的只是满面涨红,目中更是泛起一抹骇然惊呼:“怎么可能!”刚刚那一拳之强让他感觉,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让!要知道自己可是融灵境,而他……刚刚突破聚气境四重天。

他满心的震撼,难以相信。

秦川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暗劲!”

轰轰!

一股股灵气自拳上喷薄!

嘭的一声,张洋宽松的衣袍炸裂开来,整条右臂血肉都扭曲开来,一股灵气顺着手臂,沁入五脏肺腑,火辣辣的疼,让他感觉五脏六腑要移位,脚下更是滑翔倒退。

通打落水狗秦川自然不会错过,迈步紧追,一连无数拳的轰击。

砰砰砰砰!

拳之快,满天都是拳影,分不清真假;可却拳拳到肉!

噗!

一口口鲜红的血液更是自张洋口中脱口而出。

秦川目中泛起冷色,在重拳之后就是猛烈一巴掌,并道:“还想抽我秦川的脸颊?你吃屎去吧!”

啪!

张洋被抽的横飞,满嘴牙齿混合血液一同脱落,落在地面发出咔咔声。身体倒飞撞在墙壁之上,只听轰鸣一声直接撞踏了一面墙壁,让满墙的砖石纷纷追下轰隆隆,直接将他掩埋。

秦川心底饱含失望,本来以为可以畅快一战,哪里料到竟然也是一个废物,只会耍耍一些嘴皮子。

咳咳!

张洋艰难的推开砸在身上的碎石,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浑身的痛让他忍不住低沉的嘶吼,看着秦川双眼血红,尽是疯狂。

秦川一步步上前,嘴角噙着冷笑,俯瞰他:“就你,一巴掌就被打的如同死狗,也配来杀我?”

张洋有气有羞,倘若他全力以赴哪里会被这小子阴,咬牙切齿道:“这一次,我张洋认栽了!”

首/=发‘0

“这一次?你认为你还有下一次?”秦川冷笑。

张洋一滞,看到了秦川眼眸内的杀气,心底顷刻一片冰凉,因为那是杀过人的目光,还是不止一人的目光,当即有些惊慌,语气也结巴了一分:“你,可知我是谁?”

嘭!

秦川一脚踩了上去,道:“为什么总要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秦山这样,秦族族长这样,被他杀的人几乎都是这样,每个人临死前都要说这几句,让他听得耳朵都磨犟了。脚掌用力,砰的一声结束了张洋的一生。

  

章节目录

无敌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沈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大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大世界并收藏无敌天尊最新章节